重返《冰風之谷》

隨著年紀增長,越來越覺得花時間玩 RPG 遊戲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不過回想起來,儘管在年輕的時候,能夠玩遊戲的時間確實比較多,但定性也比較差,很容易玩到一半就跑去玩別的遊戲了。反之如今雖然玩遊戲的時間少,但性情上也比較專注了,比較能夠將一款遊戲持續不懈地玩到破台。

 

 

簡介

分類: 

Top Gun: Maverick - 唯有 Top Gun 才能超越 Top Gun

不知不覺間,當年的《捍衛戰士》(Top Gun,1986)已經在現代空戰電影中,樹立成無人能出其右的地位,就宛如電影《大白鯊》(Jaws,1975)之於鯊魚災難電影一般。兩者的共同點,在於作品本身其實都有很明顯的技術限制,看似好像很容易可以被模仿,或者是被加以改進。但長年以來,還未曾有任何一部電影,真正地做出了更好的水準。

 

 

分類: 

【自製】Helper Five

Wordle 是一款著名的益智小遊戲,其遊戲內容是要在有限的嘗試次數內,配合顏色的標示,推敲出五個字母長的正確英文單字。然而這對英文非母語的人來說,有時候恐怕太具挑戰性了些,可能會直接卡死在那裡。因此,Helper Five 則是一支輔助工具,透過輸入的單字集合,以及各字母狀態的切換,再加上一點隨機性,能夠協助列出可供嘗試的單字清單。適合不幸卡關,但又希望能夠獲得一點提示、以繼續完成遊戲的玩家。

 

  • 介面:網頁介面
  • 支援平台:跨平台
  • 程式語言:JavaScript
  • 原始碼:helper_five-20220527.7z
  • 版本:20220527

 

隨身碟資料救援小記

按理講 USB 隨身碟應該被視為是一種消耗品,是僅供臨時性的資料移動,而非講究保障的資料儲存方案。但……如果裡頭真的有資料想要救援呢?話說前陣子 DR 拿到一顆 128GB 的隨身碟,是處於無法開啟的狀態。雖然裝置本身偵測得到,但在 Windows 或 Linux 系統上,分割區實際上都無法順利掛載。其中以 Linux 來說,就是即便手動做 mount 也會直接卡住不動,也就無法讀取裡頭的檔案。

 

嘗試使用 ddrescue 做區塊複製,例如以下指令是將 /dev/sdb 複製到名為 rescued.img 的映像檔:

  • ddrescue -f -r 1 -n -v -d -b 512 /dev/sdb rescued.img recovery.log

 

分類: 

How-To:Linux 使用 Ghostscript 處理 PDF 文件

操作環境:

  • Fedora 36
  • Ghostscript v9.55

 

赫然發現本站還沒有任何一篇文章,好好介紹過 Ghostscript 這款工具。但事實上 DR 從好幾年前就開始在使用它,藉此解決日常任務中的許多需求。Ghostscript 是一款跨平台的 PostScript 暨 PDF 直譯器,一般來說,最常見的應用就是用來處理 PDF 檔案。儘管它並不是所謂的 PDF 閱讀器,或者能夠將 PDF 重新處理成可編輯的文件。然而它能夠實現諸如合併、分割、儲存成圖片,甚至是修復有問題的 PDF 檔案等需求,所以其實是一款很實用的工具。
 

本文除了介紹安裝方式外,將會簡單列舉幾個 Ghostscript 的使用範例。它本身是使用命令行的操作方式,不過一旦瞭解指令的使用後,應該很容易就能夠搭配自行編寫的腳本,甚至是視窗程式,來實現更便利的操作。

 

1. 安裝 Ghostscript

Windows 7 壽後期間的疑難排解筆記

於 2009 年發佈的 Windows 7 作業系統,就如同許多的 Windows 版本一樣,有著相對驚人的使用壽命。儘管其更新維護已於 2020 年終止(除非是有採購延伸安全性更新的用戶,則能夠獲取更新至 2023 年),但就如 OSnews 網站上的一篇文章所透露出的訊息,依然有為數眾多的 PC 是停留在 Windows 7,且有許多使用者並沒有對此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這或許是因為,其實與 Windows 7 同期的 PC 主流規格,其運算效能往往已經相當飽和。只要使用者執行的工作、以及所使用的應用程式都沒有出現變化,那麼它就依然足敷使用,頂多再經過小幅度的升級即可(SSD、記憶體等等)。因此就一般使用者的角度而言,倘若沒有淘汰整部 PC 的需求,自然就不會想連帶地更換作業系統。而唯一剩下的風險,就是安全性的議題了。不過也是有應對措施,如防火牆管制等,能夠加以緩解。

 

分類: 

How-To:Linux 使用 Tesseract 做 OCR 圖文辨識

操作環境:

  • Fedora 34
  • Tesseract v4.1.3

 

在如今這個年代,利用 OCR(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技術來辨識圖像上的文字,已經算是一項隨手可得的功能,並不必然得依賴特定的軟體就能夠實現。比方說其實線上的 Google 文件,就有提供 OCR 的能力。不過倘若希望以開放原始碼的工具來達成,則 Tesseract 這款 OCR 引擎應該是時至目前為止,維護最為積極也相對成熟的一項專案。

 

Tesseract 做圖文辨識有一定的成效,然而若是想要認真地對掃描文件進行辨識,那麼就 DR 自己的使用經驗來說,使用諸如 ABBYY FineReader 這類的商業軟體可能會是比較可靠的。

 

The Batman - 過猶不及又意猶未盡

對台灣某一世代來說,蝙蝠俠很可能會是他們最為熟悉的超級英雄人物。因為若從 1989 年的電影《蝙蝠俠》(Batman)算起,則整個 90 年代一共有四部蝙蝠俠電影上映。不僅如此,由於當時也仍是老三台為主的年代,任何有在老三台播映的卡通,幾乎都會成為所有小朋友的共同回憶。而其中就包含了蝙蝠俠的動畫系列(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1992-1995)。因此在挾著電影、卡通以及周邊商品(玩具!)的持續推動下,蝙蝠俠的能見度及話題性都是相當高的。

 

 

分類: 

獨裁者必須被推翻

原本按進度應該是要寫別的東西,但想不到在 21 世紀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個實質獨裁的強權國家,侵略並意圖併吞另一個弱勢的民主國家。經歷了這麼多歷史教訓,徒有知識與科技的發展,但人類的本質並沒有真的進化。我們與數萬年前的祖宗相比仍是同一類人,長存在我們血液裡的是私慾而非公義,只能仰賴後天的教導來提醒我們何謂是非對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一個無法被忽視的事件,因為它代表的是人類在這個世代的整體意志,能否在艱困的時刻做出正確的回應,並願意付上代價來守護它。這個世代可以選擇成為下一世代的榜樣;或者因著姑息,而讓下一代承受價值觀扭曲的苦果。雖然無論結果如何,這場戰爭都不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始終都會是一場局部戰爭。然而一旦坐視獨裁者透過戰爭獲得他欲求的目標,這等於是宣告如今這個世代的世道,就是拳頭大於公義。你只要有相對強勢的武力、有核武、有資源、有席位,就可以強取一個剛好不在保護傘下的民主國家。若是如此,我們所受教的普世價值及基本信念都是實質的謊言,各人偏行己路,只求生存就好了。

 

分類: 

Pentium on a 386 motherboard

Dependency Injection 網站上有著許多關於早期 PC 硬體的文章,其中有一篇《Pentium on a 386 motherboard》更是特別,是嘗試將一顆 Pentium Overdrive CPU,安裝到理應不相容的 386 主機板上。原來儘管兩者有著不同的針腳數目,但 Pentium Overdrive 多出來的針腳似乎不致影響系統的基本運作。於是作者先在 CPU 上銜接一個 PGA169 插座,來略過那些多餘的針腳,再將 CPU 安裝到主機板上。然後就成功開機,進入到 DOS 作業系統了……

 

分類: 

頁面

Subscribe to DarkRanger's Secret Area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