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 Bulldozer 微架構解析

CDC File Transfer

雖然 Google Stadia 已正式終結其營運,不過有一項與之相關的內部專案 CDC File Transfer,卻默默地以開放原始碼授權出現在 GitHub 上。正如其名稱所揭示的,這項專案設法在檔案傳輸的過程裡,實作出以內容為依據的分塊方式(Content Defined Chunking,CDC),藉此準確地擷取出兩端之間的內容差異,以減少實際需要傳輸的資料量,進而提昇遠端檔案同步的效率。

 

分類: 

Operation Elop 12. The great bluff

虛張聲勢

在那時,幾乎所有的媒體專欄、評論或者是分析文章,都沒有對 Nokia 決策背後的理據提出質疑。媒體上可見的論點,如 Nokia 無法在 Android 生態中做出區隔、與微軟的合作能夠帶來創新、如此的結盟關係最有利於電信商、以及 MeeGo 來得太晚無法扭轉局勢等等,都像是直接地在引述 Elop 的說詞。

 

然而本書的許多受訪人士,都對 Elop 提出的理據有非常強烈的抨擊,其中的措辭包括了「狗屁不通」及「曲解事實」等。

 

在本章裡,我們會逐項檢驗這些論點。儘管這有可能會被認為是後見之明,但無論如何,事後證明是錯誤的事情,就是錯誤的,並不因次序而影響評論的有效性。不過我們也依然會盡可能聚焦在做決策時的當下環境,而不是後續的發展。

 

Elop 的說法倘若只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虛張聲勢」。

 

My secret life as an 11-year-old BBS sysop

來自 Ars Technica 網站的文章《My secret life as an 11-year-old BBS sysop》,文章的作者 Benj Edwards 描寫自己架設 BBS 站的早年經歷。故事要從 1992 年 1 月開始,作者的父親帶回一部電話數據機,讓當時才 11 歲的它,初次踏入 BBS 的世界,也從此積極地參與其中。

 

當時的通訊環境,還不存在像網際網路(TCP/IP)這樣的架構。在此情況下,BBS 站點的基本架設條件,就是要接在至少一條電話線路上;而用戶端程式便是透過撥打站點的電話號碼來連接入站,至於電信費用也就等同於通話的費用。由於多數由私人在自家架設的 BBS 僅有單一線路,所以同一時間便只能有一名用戶連入。倘若有用戶長時間佔線,站長就有可能得強制掛斷,把人踢出去。

 

分類: 

早期組裝電腦之回憶

最近在回想早期的一些經驗時,發現記憶力有些衰敗,果然年紀大了就會這樣……對於詳細的情形已經很難有清楚的印象。所以才有了這篇文章,設法將還有點記憶的部份,以文字的形式封存起來,以防日後若完全記不得就有些遺憾了。

 

DR 開始接觸電腦的年紀,以當時的年代來說,可能算相對早一些。應該是在六歲的時候,家裡就有了第一部 PC。然而真正對電腦硬體有進一步的認識,則是在小學時家裡換了另一部 PC,很清楚記得那是一部 CPU 為 Intel Pentium 100(也就是時脈為 100 MHz)的電腦。電腦的作業系統是 MS-DOS + Windows 3.1,不過 Windows 的使用率很低,多數時候都是在 DOS 下安裝及執行遊戲。DR 記得自己買的第一款 PC 遊戲,是 DOS 版的《恐龍快打》(Primal Rage,1995)。

 

分類: 

FFmpeg 終極指南

好像還未曾在其它地方見過,有像《FFmpeg - Ultimate Guide》這樣長篇幅又深入淺出的 FFmpeg 教學指南。雖然有關於 FFmpeg 的筆記,本站大概已經寫過蠻多次了。不過 DR 自己依然不是 FFmpeg 專家,通常就是把指令兜到可以用,就寫成腳本固定放在那邊跑了,對於其運作細節也稱不上熟練。所以每次若是有什麼新的需求,都很需要再查找筆記或線上文件。

 

儘管 FFmpeg 採命令行介面的操作方式,乍看之下可能並不是很平易近人。然而其功能非常強大,正如指南中所揭示的,除了基本的影音格式轉換外,能夠實現的多媒體處理任務也相當多樣。如今在 DR 日常的工作需求裡,其實 FFmpeg 也已經是變得不可或缺,已常態性的運用在諸如設備直播及錄影等項目中。

 

分類: 

關於 Fedora 廢棄 BIOS 支援的討論

最近找了個空檔將二號機上的 Fedora Linux 發行版,以重新安裝的方式,從 36 升級到 38。而處理過程中讓 DR 想起,其實去年 Fedora 社群有一項變更提案,曾讓 DR 頓時感到有些愁煩。所幸最後的投票結果是一面倒的駁回,而沒有付諸執行。這項提案的內容,是希望自 Fedora 37 起,安裝程式便不再支援傳統的 BIOS 韌體,而一律只能在 UEFI 韌體下進行安裝(見 Changes/DeprecateLegacyBIOS)。

 

分類: 

Operation Elop 11. Reactions

迴響

2011 年的 2 月 11 日,在倫敦的洲際飯店裡,Elop 從秋季截至初冬為止的奔波,就在此時登上了最終的頂點。關於 Nokia 將選擇 Windows Phone 平台的消息已經傳開。在經過一些開場話後,Elop 身著深灰色的西裝及領帶步上講台。而就在他發表演說的同時,投資人已經用行動做出回應──Nokia 的股價下挫了 14 個百分點。

 

Elop 首先簡短地陳述,手機市場是如何地發生轉變;以及裝置之間的競爭,又是如何地轉變成生態系統的競爭,而 Nokia 又將如何在當中獲勝。接著 Elop 引述了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說過的一段話:

悲觀者在所有機會裡見到的都是困難;樂觀者在所有困難裡見到的都是機會。

 

在 Elop 的論述裡,所有的科技成就都是由樂觀精神締造出來的。他對於 Nokia 與微軟能夠一同攜手合作感到興奮,兩間公司同心協力,就能夠在這場生態系統的競爭中殺出重圍。

 

【自製】InsomniaEXE

這是一支很簡單的 C 程式,而作用也是極其單純,執行時會每隔 60 秒觸發 Windows 鍵的按下動作,藉此避免 Windows 系統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進入閒置狀態。此外也可以透過「insomnia.exe <秒數>」的方式來指定觸發簡隔。

 

乍看之下這似乎是一支很無聊的程式……然而對 DR 偶然的工作需求來說是有意義的。在進行個人電腦測試時,某些情況下可能會希望系統不會自動進入例如螢幕關閉、或者是休眠等節能措施,但又不想要因此更動 Windows 預設的電源管理設定。所以一種變通方式,就是跑一支簡單的程式,持續發送輸入事件給系統。

 

CentOS Stream 8 與 WireGuard

由於已事隔快要一年,看起來狀態並沒有什麼變化,所以或許是時候說明一下狀況,以及可行的應對方式。在目前 Red Hat 生態體系的各個 Linux 發行版裡,倘若要實現 WireGuard 支援,則 CentOS Stream 8(以下簡稱 CS8)可能是當中最不簡便的一款發行版。而背後的因素,其實也連帶影響了下游的 RHEL 8 及其複製品(AlmaLinux 8Rocky Linux 8 等等),只是就時序而言,下游的處境可能會稍微好一點。

 

分類: 

頁面

Subscribe to DarkRanger's Secret Area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