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

Windows 作業系統的翻譯問題(無解?)

曾讀到一篇來自 PC Gamer 網站的文章《Windows 11's latest endearing mess rigorously and wrongly enforces Britishisms》,文章內容是關於有部份 Windows 11 用戶發現,在英式英文的語系下,檔案的右鍵選單會錯誤地將原本應該是「Compress to ZIP file」的敘述,替換成「Compress to postcode file」,也就是誤將壓縮檔 ZIP 格式,視為是美國的郵遞區號(Zone Improvement Plan,ZIP),並替換為英國的相應用語「postcode」。

 

分類: 

產品金鑰經驗談與存廢探討

前陣子留意到幾則與 Windows XP 產品啟用有關的消息(例如 Windows XP activation algorithm cracked, keygen now works on Linux),描述如今 Windows XP 用於啟用產品的演算法已被完整地破解,已有工具能夠產出有效的產品金鑰(或者稱之為序號),並藉此完成離線啟用。考量到 Windows XP 這款自 2001 年問世的作業系統已停止支援多年,已經算是廢棄軟體(abandonware)的狀態。所以倘若仍有使用者因某些緣故,得將 Windows XP 安裝起來,那麼借助於第三方工具來完成啟用,也不會說是不恰當。

 

只是 DR 閱讀著這些資訊,心裡則不免在思考,既然開發及維護一套以產品金鑰(product key、license key、CD key 等等)為基礎的軟體授權驗證機制,總是需要耗費一定程度的心力及成本,並且還有可能陷入各種被嘗試破解的風險。那麼在如今諸如網路等技術相對更加發達的情況下,則未來軟體的銷售模式是否能更廣泛地減少對產品金鑰的依賴?

 

分類: 

The Day Windows Died

近期讀到一篇文章:《The Day Windows Died》,文章的作者 Thomas Bandt 描述自己從非常年輕的歲月就開始接觸 Windows。從 Windows 3.x、95 開始,再一路用到 Windows 8。後來則是因為要做 iOS 開發的緣故,才轉移到 Mac 電腦上。並且是一去不回頭,從此 macOS 成為了主要的操作環境,只有在偶然的需求下才會使用到 Windows。

 

然而當作者開始思考,應該要給自己 10 歲的兒子一部電腦,讓他能夠自行摸索電腦的操作、學習相關知識,並設法解決問題,那麼 Windows 仍似乎是一個很理所當然的選項。於是作者重新拾起自己已很少使用的 Windows 筆電,安裝 Windows 11,並進行基本的配置。卻在過程中赫然發覺,不同於作者年輕時的經歷,如今的 Windows 即便是在全新安裝的預設狀態下,都不是這麼地「乾淨」,充斥著許多作者認為並不是這麼適合讓小孩接觸到的媒介。

 

分類: 

My secret life as an 11-year-old BBS sysop

來自 Ars Technica 網站的文章《My secret life as an 11-year-old BBS sysop》,文章的作者 Benj Edwards 描寫自己架設 BBS 站的早年經歷。故事要從 1992 年 1 月開始,作者的父親帶回一部電話數據機,讓當時才 11 歲的它,初次踏入 BBS 的世界,也從此積極地參與其中。

 

當時的通訊環境,還不存在像網際網路(TCP/IP)這樣的架構。在此情況下,BBS 站點的基本架設條件,就是要接在至少一條電話線路上;而用戶端程式便是透過撥打站點的電話號碼來連接入站,至於電信費用也就等同於通話的費用。由於多數由私人在自家架設的 BBS 僅有單一線路,所以同一時間便只能有一名用戶連入。倘若有用戶長時間佔線,站長就有可能得強制掛斷,把人踢出去。

 

分類: 

早期組裝電腦之回憶

最近在回想早期的一些經驗時,發現記憶力有些衰敗,果然年紀大了就會這樣……對於詳細的情形已經很難有清楚的印象。所以才有了這篇文章,設法將還有點記憶的部份,以文字的形式封存起來,以防日後若完全記不得就有些遺憾了。

 

DR 開始接觸電腦的年紀,以當時的年代來說,可能算相對早一些。應該是在六歲的時候,家裡就有了第一部 PC。然而真正對電腦硬體有進一步的認識,則是在小學時家裡換了另一部 PC,很清楚記得那是一部 CPU 為 Intel Pentium 100(也就是時脈為 100 MHz)的電腦。電腦的作業系統是 MS-DOS + Windows 3.1,不過 Windows 的使用率很低,多數時候都是在 DOS 下安裝及執行遊戲。DR 記得自己買的第一款 PC 遊戲,是 DOS 版的《恐龍快打》(Primal Rage,1995)。

 

分類: 

俄烏戰爭一年後

就人類整體利益的角度來看,2022 年所發生的最不幸事件,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同年最好的一項發展,則是烏克蘭撐下來了。但也非常令人遺憾地,這場戰爭沒能在一年內結束。難以計數的性命及資源都消耗在這場戰事上,而人類已經沒剩下多少本錢可以內耗了。

 

烏克蘭的表現令人驚豔,它首先在北方的基輔戰役裡,破滅了俄軍直取首都的野心。迫使俄軍陷入在戰場泥沼中,力量耗盡、無法繼續進攻而最終敗退。接著同樣的景況也發生在東北方的蘇梅戰役,在烏國軍民持續抵抗下,俄軍喪失了進攻能量,只能退回邊境。然而不僅如此,東北方的哈爾科夫反攻,是最令俄軍措手不及的一次突襲,出現大量的潰退,烏克蘭在此役僅數日之內便成功奪回大片領土。

 

分類: 

Nokia G21

可能是因為有裝皮套的關係,使得 DR 很晚很晚才發現,原來自己用了約三年多的 Nokia 3.1,它的電池(型號 HE336)已經膨脹到把手機外殼都給撐開了。所以上個月多了一筆很不情願的開銷,就是買了一支新手機 Nokia G21。儘管 DR 個人還是希望手機的尺寸可以再小一點,然而無論如何,新手機在各方面的體驗自然是優於舊手機。特別是原本那支 Nokia 3.1,自從升級到 Android 10 後,就變得相當遲鈍。反之新買的 Nokia G21(內建的系統版本是 Android 11),反應速度就正常許多。

 

不過說實在話,DR 並不是重度的手機使用者。最主要就是通訊需求,以及必要時用來上網查資料,此外偶爾使用 Termux 終端機應用程式而已。所以實際上安裝的應用程式數目也相對稀少,同時 DR 也對製作純粹的手機應用程式顯得興趣缺缺,而更多是關注 Web 式的實作方式。因為這是在較低的開發成本下,就能夠公平地支援幾乎所有平台的途徑。

 

分類: 

獨裁者必須被推翻

原本按進度應該是要寫別的東西,但想不到在 21 世紀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個實質獨裁的強權國家,侵略並意圖併吞另一個弱勢的民主國家。經歷了這麼多歷史教訓,徒有知識與科技的發展,但人類的本質並沒有真的進化。我們與數萬年前的祖宗相比仍是同一類人,長存在我們血液裡的是私慾而非公義,只能仰賴後天的教導來提醒我們何謂是非對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一個無法被忽視的事件,因為它代表的是人類在這個世代的整體意志,能否在艱困的時刻做出正確的回應,並願意付上代價來守護它。這個世代可以選擇成為下一世代的榜樣;或者因著姑息,而讓下一代承受價值觀扭曲的苦果。雖然無論結果如何,這場戰爭都不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始終都會是一場局部戰爭。然而一旦坐視獨裁者透過戰爭獲得他欲求的目標,這等於是宣告如今這個世代的世道,就是拳頭大於公義。你只要有相對強勢的武力、有核武、有資源、有席位,就可以強取一個剛好不在保護傘下的民主國家。若是如此,我們所受教的普世價值及基本信念都是實質的謊言,各人偏行己路,只求生存就好了。

 

分類: 

Nokia N900 再次使用心得(2021)

即如先前曾提及的,DR 在 2018 年將使用了多年的 Nokia N900 替換為一支 Android 手機。不過即便如此,這支退役的 N900,仍偶然會在一些情境上被使用到。比如說前陣子因為疫情的緣故,小朋友哪兒都不能去時,N900 就被拿來充當遊戲機使用,成了其中一項打發時間的方式。呃,當然不是讓小朋友看手機螢幕,而是利用 N900 電視輸出的能力,再使用藍牙連接 Dualshock 3 手把,就能夠有電視遊樂器般的體驗。

 

 

分類: 

The story of Maxis Business Simulations and SimRefinery

由 Phil Salvador 所撰寫的文章《When SimCity got serious: the story of Maxis Business Simulations and SimRefinery》,詳細描述了以《模擬城市》(SimCity)系列聞名的 Maxis 公司,早年嘗試將模擬遊戲帶入商業管理領域的故事。不過更準確來說,這是關於 John Hiles 的故事,因為他是最主要的推動者,無論是在加入 Maxis 前、或是與 Maxis 拆夥後都是如此。

 

分類: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