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技術

How Linux and open-source software took the computing world by storm

來自 Flux 網站的播客文本《How Linux and open-source software took the computing world by storm》,內容是與 Miguel de Icaza 的訪談。Miguel de Icaza 是 Midnight Commander 檔案管理員的原作者,也是 GNOME 專案的創始人之一。

分類: 

Every version of Windows, ranked from worst to best

伴隨著 Windows 11 的發佈,似乎不可免俗地,開始會有媒體回顧過去 Windows 的各個版本。前陣子 PC Gamer 網站有一篇文章《Every version of Windows, ranked from worst to best》,內容簡單評比了 Windows 的過往版本。由於係針對桌面電腦領域,因此諸如 Windows Server、Windows Embedded 及 Windows Phone 等,並不在討論的範疇內。而其中唯一的例外,大概是 Windows 2000 這款同時跨足桌面及伺服器領域的作業系統。

 

分類: 

Command Line Wizardry

Ars Technica 網站有一個寫得很好的教學專題:Command Line Wizardry,內容非常清晰易懂,說明了數種在 Unix-like 命令行介面下的實務操作需求。第一篇介紹 sed、awk 及 grep 這幾款常見的文字工具;第二篇則說明 Bash 的變數宣告、迴圈,以及進一步組織成批次化腳本執行的方式。很適合新手或者是像 DR 這種記憶力不好的人,作為隨手的參考資源。

 

不過其實 DR 自己很少寫 Bash 腳本,會寫成 Bash 腳本的,通常都是單純一連串的指令集合。但只要是更加程式化,或者邏輯性更重的,那麼只要環境許可,則多半會用 Python 來寫。這或許是因為,DR 始終覺得 Bash 腳本看起來像是火星文,不太對味……相形之下 Python 則清晰很多。

 

分類: 

A decade and a half of instability: The history of Google messaging apps

來自 Ars Technica 網站的文章《A decade and a half of instability: The history of Google messaging apps》,寫得鉅細靡遺又鞭辟入裡,豐富且詳細地交代了 Google 過去十六年來,所有與即時通訊(包含文字訊息、通話及視訊等)相關的產品及服務。

 

也是看完這篇文章,才讓 DR 驚覺,原來 Google 在即時通訊這項領域出奇地失敗,完全不像是作為網路巨頭應有的表現。一堆 Google 旗下服務都有自己的通訊功能,且彼此並不互通。另一方面,專注於即時通訊的產品也是一換再換,讓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安定下來。

 

分類: 

Launchpad now runs on Python 3

由 Colin Watson 所撰寫的文章《Launchpad now runs on Python 3!》,其內容總結了將 Launchpad 軟體協作平台從 Python 2 移植到 Python 3 的歷程,值得參考。由於 Python 2 的最終版本(2.7.x)已於 2020 年 1 月停止維護,因此勢必會有許多原採用 Python 2 作為開發語言的組織,得考慮安排期程,將程式碼轉換至 Python 3 的環境。

 

分類: 

An interview with Joshua Ashton

來自 GamingOnLinux 網站的訪談文章《An interview with Joshua Ashton, developer on the likes of DXVK, VKD3D-Proton and more》,Joshua Ashton 是 D9VK 的原作者,原為 DXVK 的一個分支,後合併回 DXVK 主線中。

分類: 

30 Years Of Linux: An Interview With Linus Torvalds

2021 年是 Linux 作業系統問世的三十週年,為此 Tag1 Consulting 的部落格,刊登了兩篇與 Linus Torvalds 的訪談文章,其文章連結如下:

 

分類: 

Fedora 34 與 GNOME 40

一如既往地,DR 找了個時間,將二號機上的 Fedora 系統從 Fedora 32 升級至 Fedora 34。由於最主要的升級目的,都是為了獲取尚在維護的發行版本。所以 DR 在升級前,通常並不是很在意究竟新版本有哪些變化。此次 Fedora 34 最顯而易見的變化,是使用了最新版本的 GNOME 40 桌面環境,而非過去的 GNOME 3.x。

 

升級前沒有什麼特別的預期,但在升級後,DR 感受最明顯的差異,是 GNOME Shell 的快捷程式列,從原本的桌面左側移到了底部。作為對照,如下方的桌面擷圖所示,左側是 Fedora 32,右側則是 Fedora 34。

 

分類: 

Food on the table while giving away code

Food on the table while giving away code》是由 curl 的原作者暨主要維護者 Daniel Stenberg 所撰寫的一篇文章,內容分享了他對於如何維護一項開放原始碼專案、又要兼顧個人生計的挑戰與展望。雖然 curl 工具及其函式庫,為大量的企業及個人所使用,也是許多重要軟體的底層依賴。但它始終是開放且免費的,如同起初的計畫,而 Stenberg 也希望保持如此。

 

分類: 

What Stable Kernel Should I Use?

What Stable Kernel Should I Use?》是由 Linux 穩定版內核的主要管理者 Greg Kroah-Hartman 所撰寫的一篇文章,其內容主要是對 Linux 使用者如何選擇內核版本提供建議。這篇 2018 年的文章其實在 DR 的書籤裡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只是過去未曾在本站提及過。不過由於近期 CentOS 8 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而其中又有部份觀點是有待商榷的,使得 DR 覺得似乎是時候來分享這篇文章。

 

Linux 內核有自己的維護週期,收納所有更新內容的主線版本(mainline)每二至三個月會釋出一次。新釋出的主線版本接著會產生一個穩定版(stable)分支,持續引入問題修正。穩定版會在下一版的主線釋出後擇期停止維護,除非經選定而成為長期維護版(LTS)。長期維護版會提供 6 年的維護週期,但僅會包含重大的問題修正。

 

分類: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資訊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