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tion Elop 5. The wonderboy from Ancaster

來自安卡斯特的神奇男孩

有如畫作般的安卡斯特小鎮,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最早期的歐洲人定居點之一。那裡有大約三萬名居民,氣候類似於赫爾辛基。由於鄰近五大湖的關係,冬天相對溫暖,一月平均氣溫為攝氏 -5 度(華氏23 度);七月平均氣溫則為攝氏 22 度(華氏 72 度)。隨著經年累月的發展,安卡斯特已成為加拿大第九大城市漢密爾頓的一部份。最臨近的大都市為多倫多,往東北方向距離約 70 公里(44 英里)。等距的西邊城市則有滑鐵盧,而手機製造商 RIM(黑莓)就是在那裡於 1984 年創立的。若往東南方向,約 100 公里(62 英里)後就會抵達美國水牛城,路途中還會經過尼加拉瀑布。

 

1963 年 12 月 31 日,Stephen Andrew Elop 就是誕生在這樣的環境裡。他的父親任職於西屋電氣,負責設計變壓器,母親則是化學家。他是家裡三個兒子中的老二,有一個平凡、中產階級式的童年。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漢密爾頓高爾夫鄉村俱樂部當球僮,傳說他是在這樣的經歷裡學會如何不嘲笑那些已經盡力的人。與此同時他也培養出對抽菸行為的反感,Elop 說沒有什麼事情比有人在揮桿前叫你幫她拿著香菸、香菸上還沾著口紅來得更令人厭惡的。

 

他的空閒時間主要都埋首在對科技的興趣上,若追溯起來,則他的祖父也曾在二次大戰期間擔任無線電操作員。他選擇就讀漢密爾頓當地的麥克馬斯特大學工程學院,這所大學以創辦人 William McMaster 的名字命名,在加拿大屬於中上等級。在 2013 年的 QA 世界大學排行裡名列第一百四十名,在加拿大則位居第五。作為對照,芬蘭的赫爾辛基大學在該排行裡名列第六十九名,以及阿爾托大學則名列第一百九十六名。

 

Elop 在 1981 年開始了他勤奮的工程學習生涯,而除了唸書以外,他每週還要工作 30 小時。電腦工程教授 David Capson 記得 Elop 曾帶著梯子走進他的辦公室,然後爬上梯子在天花板裡四處瞧,手裡還拿著一捆纜線。他是在佈建一個令人興奮的新玩意──覆蓋整個學校的乙太網路。根據當時的新聞稿,整個工程所使用的纜線達 22 公里長。Capson 有數以百計的學生,但他還是對 Elop 有深刻的印象。Elop 相當特別且專注,是他當年最好的兩個學生之一。

 

Elop 是在大學做電腦工作的期間認識他的妻子,當時他們兩人就電腦相關問題起了一些爭論,而爭論最後形成了一個賭注。

 

「這算是一時興起,我說如果我贏了,妳請我一頓晚餐。結果 Nancy 贏了,換成我帶她去了一間肋排餐廳。不是非常浪漫,但仍是好的開始,最終讓我們兩人步入婚姻」──Elop 於 2005 年接受《富比士》(Forbes)雜誌訪問時這麼說道。

 

Elop 於 1986 年在所修的課程以第二名的成績畢業,跟其他許多頂尖的企業領導人比較起來,他的教育程度不算很高。五年的辛勤讓他獲得了電腦工程及管理的學士學位,而接著便是時候進入到職場生涯了。

 

從大學畢業後,Elop 逐漸成為一名銷售導向且瞭解客戶的成功企業領袖。當 Elop 初次踏入工作職場時,資訊科技已正在翻轉人們的工作方式。Apple 與微軟成為了熱門的話題,秘書們紛紛將打字機替換成電腦,而許多公司也開始在任命 IT 經理。Elop 加入了一間小型軟體公司 Soma,這間公司很早就取得了成功。以 1-2-3 試算表程式聞名的 Lotus,用不錯的價格在 90 年代初期買下了 Soma,而 Elop 也繼續在 Lotus 的諮詢部門工作。直到 1994 年,他轉而在連鎖快餐品牌 Boston Chicken 擔任 CIO 的職務。

 

當他初次在知名大型企業擔任主管職時,就有了一番不怎麼平淡的經歷。Boston Chicken 是一間在 90 年代中期相當知名的美國公司,在 Elop 加入公司的前一年,公司的股票自發行後便很快地售罄,股價漲幅甚至有三倍之譜。然而公司的發展似乎有些過頭了,累積的債務以及雜貨商店新興熟食區的競爭,最終壓垮了 Boston Chicken,使其只得聲請破產保護。在破產前,公司共有一萬八千五百名員工,以及一千一百個店面。過度樂觀讓公司步上歪路,低階經理們紛紛跳槽,而 Elop 也是其中之一。對於當時的工作經歷,Elop 的總結如下:「我們不喜歡公司所發生的事情,有好的時光也有壞的時光,不過至少食物不錯。」

 

與此同時,Nokia 已經發行了它的第一款 Communicator 產品,並且正在準備推出第二款。

 

* * *

 

1998 年,這位堅持不懈、聰穎又能夠順應事態的工程師前往加州的舊金山,加入一間名為 Macromedia 的軟體公司,他一路晉升,從 IT、銷售部門到擔任 CEO。Macromedia 的產品有網頁設計程式 Dreamweaver,以及網頁多媒體暨動畫技術 Flash。Elop 在那裡所累積的經驗將會在 Nokia 繼續發揮出來。當時公司遭逢網路泡沫化,市值跌落谷底,新的競爭者等著將他們生吞活剝,而新聞媒體也對 Macromedia 如何應對這場災難議論紛紛。

 

Elop 採取的對策是專一化,他檢視了公司的長處、短處甚至是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環節,然後決定投注所有的心力在 Flash 上。做出的改變相當劇烈,但最終來說獲得了更多的收益,甚至比泡沫化前都還要好。

 

與此同時,Nokia 正投入在相機功能及 Symbian 的研發上,兩者都是在 2002 年宣佈的。同年也宣佈了第一款 3G 手機,並且在 2004 年宣佈了掀蓋版本。

 

Elop 或許是在 Macromedia 的時期,培養出對於重大變革及專注化策略的執念。在他的觀念裡,只要鎖定正確的產品,或者洞悉當前的潮流,那麼即便條件再艱困也應該做出改變。事後來看,不免令人聯想:也許選擇 Windows Phone 對他而言就有如當年選擇 Flash 一樣?

 

Macromedia 在 2005 年由另一間美國軟體公司 Adobe 買下,這間公司為人所熟知的產品包含了 PDF 文件編輯程式 Acrobat,以及專業級圖像編輯軟體 Photoshop。合併的過程有些困難,在反托拉斯法的主管機關監督下,這項交易歷時七個月才底定。員工們也因此心神不寧,他們會何去何從?產品又要怎麼辦呢?這時 Elop 展現了他的另一項領導特質,宣示每一個人都是同等重要的,彼此互相團結、支援,以度過這個擺盪的期間。

 

結果是 Macromedia 在這七個月的營收表現比以往都還要好,為史上最佳。

 

在促成了整個合併案後,Elop 繼續在 Adobe 任職,擔任全球性營運經理,負責的項目包含了銷售、結盟、地區性行銷及客戶服務。他在 Adobe 的任期剛好整整一年,獲得了年薪 500,000 美元及分紅 315,000 美元,再加上 1,880,000 美元的遣散費。他的股票選擇權,則在離職時價值 22,500,000 美元。但反之如果任期不足一年,就不會拿到額外的收益。

 

於此同時,Nokia 宣佈了旗下最後一款成功的旗艦級手機 N95,Olli-Pekka Kallasvuo 是當時的 CEO。

 

Juniper 是 Elop 的下一個雇主,他在那裡也得到了相當類似的報酬,一年的任期讓他的股票選擇權價值接近 800,000 美元。Elop 賺了很多錢,而微軟將是他的下一站。

 

不過先回到 Juniper 的部份,這間公司是網路設備(也就是硬體)的製造商。因此任職於這間公司能夠讓 Elop 除了軟體領域外,也獲得了與硬體相關的資歷。他所擔任的職務是 COO,也就是營運長。雖然 Elop 不是在此擔任 CEO,但在獵頭名單中他已經被視為是精英級的人物,在任何頂級的 IT 公司都能夠贏得高階管理職位。從軟體領域跳轉到硬體製造產業的動作,有效地增加了他的行情,儘管他在 Juniper 服務的期間並無真正重大的成就。

 

而同一期間,Nokia 正處於巔峰狀態,它的市佔率首次超過 40%。

 

在 2007 年的感恩節前夕,Elop 有了一個重大的斬獲。軟體巨頭微軟的 CEO Steve Ballmer 約他見面,在面談內容裡他們談到了資訊科技、手機、雲端服務以及 Google 所帶來的轉變。Elop 感覺到 Ballmer 有意招攬他,就端看是否有合適的職務。果不其然在數個月後他們又見了一次面,而這次與會的人物還包含了 Bill Gates 等其他微軟領導人。

 

在 Elop 與 Ballmer 於滑鐵盧區國際機場(鄰近漢密爾頓)初次見面的不久之後,第二次的會面就是在 Elop 的家中,當時他們一家仍居住在漢密爾頓。一夥人圍坐在壁爐旁聊天,從下午談到晚上。而 Nancy Elop 也參與在當中,並且聊得很愉快,她還問了問 Ballmer,詢問在華盛頓州雷蒙德當地有哪些學校。

 

幾天後 Ballmer 給 Elop 打了個電話,邀請他來微軟工作。Elop 頓時感到有些為難,因為 Juniper 已經準備任命他為下一位 CEO。當時 Elop 稱這是他在職業生涯中做過最困難的決定。但無論如何,Ballmer 獲勝了,Elop 於 2008 年初接下了微軟事業部門的領導職。

 

雖然在 Nokia 任命 Elop 的當下,芬蘭民眾對他可說是一無所知,但在北美,Elop 已是個明星。他領導了世界上最大軟體公司裡的最大部門,有別於人們普遍會有的認知,其實 Windows 作業系統並非是微軟的最大收入來源,而是 Office 辦公軟體,後者正是微軟事業部門所主掌的產品。Windows 貢獻了 27% 的銷售,而事業部門則貢獻了 31%。事業部門所佔的收益比重更達到接近一半,一年進帳為七十億歐元左右(一百零二億美元),營業額則為一百九十億歐元(兩百七十七億美元),當時估計用戶數約有五億。

 

Office 軟體套裝包含了 Word、Excel、PowerPoint 及其它應用程式,然而這套軟體卻也受到了來自 Google 的挑戰。Google 在網路上免費提供了這些應用程式的替代服務,使用者可以製作文件、試算表或簡報投影片而無須花錢購買軟體。整個服務的運作完全是雲端化的,由 Google 的伺服器經網路連接提供給使用者,所編輯的文件資料也是儲存在雲端上。而 Elop 必須為這些競爭提供解決辦法。

 

不過他得先搬到雷蒙德,而這次是真的要搬了。在此之前 Elop 雖在矽谷工作,但仍是居住在漢密爾頓,並搭乘飛機通勤往返。對此,Adobe 在 2006 年為他支付了 145,000 美元通勤費,而 Juniper 也是為著同樣的情形支付了 200,000 美元。

 

Elop 養育了五個小孩,而這個家庭擁有子女的過程也不同尋常,需要許多的耐心及毅力。

 

在 2010 年秋天由《Kauppalehti Optio》財經雜誌對 Elop 所做的訪談裡,他談到自己的第二個小孩是經過長時間的怒力爭取得來的。他在美國參議院、加拿大國會及中國政府之間奔走,而三國政府僅有的一個共識是:這不可行,連試都不用試。但 Elop 夫婦仍不停努力、遊說及交涉。過程相當艱難,直到八個月後,他們得到了所需的文件,開了一扇窗讓他們可以領養一個女孩。幾週後願望終於實現,中國官員允許他們帶著這名九個月大的女嬰出關。不過眼下還有其它的困難:小孩需要得到她應有的公民身分。小孩是華人,而 Elop 當時因 Boston Chicken 的緣故居住在美國,但加拿大的政策未允許居住在國外的子女取得公民身份。這些因素形成了嚴重的官僚阻礙,但最後加拿大總理提供了不同的辦法,他與加拿大總督(也就是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在加拿大的法定代表)一同前往舊金山,以皇家儀式授予 Elop 夫婦的女兒(名為 Courtney)公民身分。

 

Courtney Elop 在本書寫作時(2014 年)的年紀是 18 歲,她有一個哥哥是 22 歲,以及三個妹妹,她們是三胞胎,都是 14 歲。 Elop 說三胞胎的出生令他們夫婦得盡最大力量來滿足養育上的需求。

 

Elop 談論到在小孩成長的過程裡,他的週末時間曾經完全被子女的興趣及球類運動所佔滿。此外他也確保讓小孩的個體性不會被埋沒,舉例來說,三胞胎有各自的生日派對。派對會在距離生日最近的週末舉辦,一個在週六早上,一個在週六晚上,以及一個在週日的早上。他們可以邀請各自的朋友來參加自己的生日派對,雖然實際上她們的朋友都是共同的。

 

儘管 Elop 過去並未居住在矽谷,而是全靠通勤,但他還是曾在矽谷買了一棟精緻的房產。後來加州的房價崩跌,他只能以較低價格售出房子。在微軟 2009 年的財報裡,有記者發現其中有一項註腳,聲明公司為補貼 Elop 所有與搬遷相關的開支(交通費、運輸費及臨時住宿等),共支出了四百一十萬美元。這令 Elop 能夠補償掉房產買賣的損失,然而這些支出卻也觸怒了微軟的股東。作為對比,Ballmer 在同一期間的薪酬為一百三十萬美元,而這也讓公司最終檢討了為主管開支提供補貼的相關政策。

 

Elop 於 2008 年在雷蒙德買了一棟房子,有八間臥室以及 1100 平方公尺(11480 平方英尺)的生活空間。買入價格低於四百萬美元,且這間房子還附有網球場、酒窖等等設施。

 

於此同時,Nokia 研製了旗下第一款面向大眾市場的觸控螢幕手機──Nokia 5800 XpressMusic,於 2008 年末上市。

 

* * *

 

由 Google Docs 所發起的挑戰令人難以招架,微軟可能會因此敗下陣來,一個老古板如何能與敏捷的對手在網路世界中競逐呢?

 

不出幾年,一種不同的營運方式於焉而生。Elop 推出了 Office 的免費版本,由廣告支撐其獲利。免費版的功能較受限制,但能夠透過網路使用;而傳統的付費版本則提供了優於 Google Docs 的體驗。要發起這種針對 Google 的直接反擊,需要在微軟內部做出很大的改變,也連帶增加了 Elop 的光環。Office 2010 是 Elop 的心血大作,像火箭般一飛沖天甚至超乎預期。他成功追趕上 Google 卻無須放棄付費版本,也讓微軟躋身成為雲端服務的佼佼者。

 

當時 Elop 在媒體訪問裡反覆陳述:「Google 是可以被打敗的。」由此來看,無怪乎 Nokia 的選拔高層會找上他。

 

他當時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大家都知道他不是像 Steve Jobs 那樣有宏遠眼光的人,Elop 是一個實幹又進行變革的管理者。他會確保火車準點起行,但不盡然對他人具啟發性。他是坐在辦公室的傢伙、一板一眼地行事,以及他總是留著軍人般的短髮,因此得到「將軍」的綽號。與周遭的電腦怪才比較起來,他的衣著顯得相當拘謹。不過他對於工作很有活力及渴望,全年無休地工作,而且他話很多。

 

「Stephen 絕對不是一個害羞的人,他會說出任何他需要說的話」──這是對 Elop 的其中一項評語。「他不像是會害怕詢問笨問題的人」一名微軟的同事這麼說。

 

Elop 描述自己的工作特質是熱情、強勁、理性、果斷且注重細節。他說科技是他本質的一部分,若與一群正談論著程式設計議題的工程師共處一室,對他來說就好像回到家一樣。不過同時他也喜歡參與跟顧客體驗有關的討論。

 

那麼他是否有魅力呢?本書的其中一位作者,曾在 Nokia 任命 Elop 的前一個月,初次見到 Elop。當時記者受邀前往微軟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辦公室,參加一場小型的發表會,而主要講員在最後一刻換成了一個美國人。在開始之前,講員們皆聚集在聽眾席前,而眾人很快地就看得出來有誰是具備那種特別氣場的。其中有一人很顯然是某種領導者,他是微軟在荷蘭的總監 Theo Rinsema。而 Elop 就站在 Rinsema 旁邊,但他看起來反而像無名小卒,即使他說了很多話。

 

當 Elop 上台後,他以技術性的口吻來說明雲端服務。他的演講流暢,但並沒有什麼令人興奮或驚喜之處。他有提供演講後受訪的時間,不過記者並沒有訪問他。一部份的原因,是發表會的主軸本應是辦公解決方案的展示,而 Elop 的出現令人意外。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所演講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可以寫進新聞稿的東西。

 

不過幸好當時還是拍了一張照片,而這張照片將會在之後幾個月派上用場。

 

Elop 說飛行是他的一項愛好。在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一份線上刊物裡,說明飛行員可區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體驗派的,喜歡享受在空中恣意飛翔、自由操控的感覺;另一種則是科技派,他們更喜歡遵照導航、儀表及軟體來行事。對此,Elop 說他是屬於後者。

 

那麼,無可避免的一項疑問,是既然 Elop 顯然拘束於一板一眼的工程文化,他還是 Nokia 的正確選擇嗎?遠見與領袖特質豈不是更重要的嗎?現實世界可不是單純地指揮人員及接待媒體那麼簡單。

 

然而這些問題已不再重要,畢竟 Elop 已是 Nokia 選定之人,現在是時候讓他開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