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tion Elop 10. The platform choice

平台的選擇

微軟 CEO Steve Ballmer 在 2011 年 1 月過得並不是很好,他帶著人員乘坐飛往赫爾辛基的私人飛機,但當地的天候風雪使得飛機無法降落。於是在瑞典上空決定轉降至斯德哥爾摩,Ballmer 會從那裡再搭乘定期航班飛往赫爾辛基-萬塔機場。由於 Steve Ballmer 的身影若是出現在機場,很難不會引起關注,因此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他很快就躲到機場的貴賓休息室裡。但忽然他在廣播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機票似乎有些問題,所以他得去櫃台處理一下。

 

幸好沒有其他人注意到他的名字,他很謹慎地解決了機票問題,然後飛往赫爾辛基與 Stephen Elop 會面,而沒有引起公眾的注意。

 

Ballmer 會前往赫爾辛基的緣故,其實是從前一年的十月開始的。當時 Elop 開始彙整 Nokia 的策略選項,並在十月宣佈所謂的 Qt 策略。Qt 被認真地看待,而且管理階層及董事會都接受了這項策略。然而當 Elop 隨著時間對 Nokia 越來越瞭解時,他的想法也開始在轉變。根據一名管理階層的人士所述,Elop 開始覺得 Nokia 太過混亂,以智慧型手機來說,是需要做一個清晰的決定。無論是繼續走自己的路,也就是將資源投注在 MeeGo 上;或者就是義無反顧地與 Google 或微軟合作。至於 Apple 自然是不用考慮的,因為它並沒有提供任何可讓其它手機製造商參與的途徑。

 

微軟在 Ballmer 的領導下,為智慧型手機市場加入了新血。他們在 2010 年 2 月宣佈了新的作業系統 Windows Phone 7,然後在同年 11 月發售了第一款搭載此系統的手機。得到的迴響是很正面的,其圖形設計被認為是新穎又獨創。動態磚式的開始畫面也成功與其它競爭者區隔開來,而且受到許多人的喜愛。社交媒體整合在手機中的方式也很令人讚賞,不同社交服務的聯絡人與訊息能夠集中在一處而不是分散開來。Windows Phone 7 相比 Android 更容易使用,也比 Apple 的 iOS 更加先進。這三者之間的差異若以房屋做比喻,那麼 iPhone 就像是一般房屋,各房間之間由房門出入;至於 Android 則像是洋娃娃屋,使用者可以從外部跳轉到各個房間;相形之下,Windows Phone 則是直接消除了隔間的存在,應用程式之間已不再有明顯的區隔。這真的是一款蠻不錯的產品,不同於微軟之前的嘗試。

 

這項新的解決方案,是微軟在構思 Windows 7 作業系統的繼任者時,所生發出來的構想。儘管 Windows 7 在 PC 市場上廣受歡迎,但在設計上被認為是沒有新意,他們需要做出一點不同的東西。於是在經過無數回的腦力激盪後,他們創造出一個絕佳的方案,決定採用方塊而非圖示的方式,來編排各個項目。如此一來,這樣的佈局不僅點選更加容易,內容的呈現也會更加靈活。

 

就是這個!現在他們只需要管理層放手一搏,而管理層也確實這麼做了。這項新設計將首先應用在手機上,Windows Phone 7 會作為 Windows 8 的試驗場,後者是未來在 PC 上的新作業系統,同樣也有打算採用動態磚的設計。

 

Windows Phone 7 的創新在 2010 年秋季末得到很好的迴響,但實質的收益卻相當有限。在頭六週裡,微軟宣佈他們交付了一百五十萬支手機給零售商,合作的製造商包含了三星、HTC、戴爾及 LG,不過微軟並沒有說明這個數字是實際銷量還是鋪貨數目。微軟所面臨的問題跟 Nokia 是一樣的,為了要保障這個生態系統是成功的,他們必須要擴大它的陣容。

 

在 2010 年秋季時,Nokia 管理層很立即地排除了 Windows Phone 這個選項。多數的意見都認為,若將所有籌碼都押在這個平台上是很瘋狂的,也無法保證它能夠成功對抗來自 Google 及 Apple 的侵略。並且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所稱,即便是 Elop 也是這麼想的,他對於選擇微軟也不是很有信心。不過來自管理層的其他消息來源也表示,Elop 至少仍持續將 Windows Phone 納入在討論的項目裡。

 

就在 2010 年的 11 月,當 Nokia 開始積極地研究外部的替代方案時,微軟的股價也跟著上揚了。微軟不是唯一被考量的對象,Google 也是同樣地被認真看待。Elop 召集了一個核心小組來評估這些選項,裡頭的成員將會一同支持他的決定。有三位公司老將名列在這個核心小組裡,分別是 Kai Öistämö、Niklas Savander 及 Timo Ihamuotila。

 

* * *

 

當年 46 歲的 Öistämö 是 Nokia 最具爭議性的人物之一,他在 1991 年就進入了 Nokia,那時他還在坦佩雷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這位身形高瘦的計算機科學博士,在 Nokia 的手機部門裡一路晉升,到了 2006 年已是手機事業組的執行副總經理。他在 2005 年進入董事會,並於 2008 年擔任裝置部門的執行副總經理,然後在 2010 年 7 月又晉升為 Nokia 的開發長。

 

如同先前曾提到的,Öistämö 與 Elop 兩人其實在 2009 年夏季就曾有合作經驗,當時雙方在商談如何將 Microsoft Office 帶到 Nokia 手機上。兩人相處融洽,並且 Elop 在加入 Nokia 後,也很快地就將 Öistämö 視為推心置腹。Öistämö 的工作任務,是掌管策略、事業合作及開發,以及合資領域。

 

Öistämö 是一位和藹、穩重且容易親近的人物。訪談的意見都形容他是一位友善且不擺架子的人,也有人說他是「友善到不可思議」。Öistämö 已婚育有三名子女,他的興趣包含網球、滑雪與高爾夫。然而他的專業能力,則完全是另一個面向。因為根據許多受訪意見,Öistämö 正是造成 Nokia 困境的其中一位禍首。這項論述是基於 Öistämö 在 2008 至 2010 年間主掌了裝置部門,他在此期間放任 Symbian 變得肥大。處處保護著它,也隨之產生了數十種不同的裝置版本。Öistämö 同樣地放任 MeeGo,他與 Alberto Torres 一同在 2010 年夏季,讓 MeeGo 所屬人力增長到兩千人以上。

 

在領導者的職分上,Öistämö 被描述為是一個唯唯諾諾的人,他注重於探詢上級的意見而非表達自己的想法,使得最終的結果往往是在討好上級而已。他作為領導者的另一項不足之處,是他對事情不表達反饋,也對如何運用人才毫無概念。然而他處事公正且擅長分析,這是受訪意見中有給予的正面評價。

 

對照之下,Niklas Savander 在個人特質上所得到的評價是全然不同的,他被形容為是一名冷酷、高傲的人物。根據某些意見,他是典型的官僚,著重於保護自己的利益而非做出改變。一名股市分析師告訴我們,同事們都會設法避開 Savander,因為他實在太自我中心。

 

從這號人物的家族歷史中,或許可找尋到部份的緣由。他的父親 Magnus Savander 曾在 Rosenlew 集團擔任過 CEO 等職位,Rosenlew 在芬蘭當地以生產家電與農作機具著稱。母親 Christina 則來自 von Frenckell 家族,也就是 Rosenlew 集團的擁有者。從高中畢業後,Niklas 離開波里就讀赫爾辛基理工大學,於 1987 年自機械工程系畢業。接著於一年後,他也在赫爾辛基當地使用瑞典語的漢肯經濟學院取得了國際行銷學位。Savander 在惠普工作了九年,然後在 1997 年進入 Nokia Networks 的行銷組。他很快地就開始職掌企業裝置、行銷及技術平台等領域。

 

在 2009 年,《彭博商業周刊》將 Savander 名列為商業領域中崛起的新星之一。根據雜誌的描述,Savander 在當時領導著服務部門,與此同時,Nokia 也正從手機擴展至行動網際網路的領域。他已成功地向手機使用者銷售音樂、遊戲及導航等服務。而在其領導下,Nokia 也為開發中國家的功能型手機使用者開發服務。

 

Savander 已婚並育有兩個孩子。根據維基百科的條目,他會參與冰球活動,其它的喜好則有泰勒馬克式滑雪及高爾夫。

 

關於 Savander 在 Nokia 的成就,也存在著不同的看法。有曾經與 Savander 長期共事的人士,認為 Savander 給人的初始印象與實際特質不一致。乍看之下,他似乎是一位天生的領袖,專注在宏大的願景中。但另一方面,他所經營的 Nokia 網際網路服務,特別是 ovi.com,則是停滯不前。銷售主管 Colin Giles 的去職,也被認為是當作代罪羔羊,這樣 Savander 就不用因為 Nokia 在中國的市佔損失而撤職。

 

如同 Savander,Timo Ihamuotila 也是來自於為人熟知的商業家族,他的父親曾擔任 Neste 石油公司的 CEO,此外也有一位堂兄弟 Mika Ihamuotila 是 Marimekko 服飾品牌的 CEO。Ihamuotila 在 1997 年取得了赫爾辛基經濟學院的授業學位,完成了所有博士學程,不過缺少了博士論文。

 

在 Nokia 由 Elop 主政的期間,44 歲的 Ihamuotila 被形容為是一位講求準確且思考快速的人物。儘管他有些缺乏特色,但也被認為是一位熟知自身業務的領導人。人們描述他既正直、坦率且和藹,也是一位非常專業的財政主管。

 

Ihamuotila 首先是在芬蘭當地的 Kansallis-Osake-Pankki 銀行開啟了他的金融業生涯,後於 1993 年擔任 Nokia 的風險分析師。他曾於 1996 年在花旗銀行任職,並於 1999 年返回 Nokia 擔任財務領導職。在此之後,他所負責的業務還包含了 Nokia 在美國的 CDMA 事業、手機產品,以及自 2007 年起的全球銷售業務。他也在同年進入董事會,接著於 2009 年起擔任財務長。

 

Ihamuotila 已婚,育有三名子女。在他工作以外的時間裡,他喜歡打網球、滑雪、閱讀以及陪伴家人。

 

* * *

 

Elop 和他的三名大將,在 2010 年 11 月 15 日週一,前往微軟在雷蒙德的總部。

 

Elop 曾向《彭博商業周刊》描述他對於交涉過程的第一印象。當他與 Öistämö、Savander 以及 Ihamuotila 一同在柏衛飯店前等待計程車,準備前往微軟總部時,Ballmer 派了一輛豪華轎車來接他們。Elop 說這讓自己感到很不好意思,有股寧願走路的念頭。在一間小會議室裡,微軟這邊一共也有四位人士與會。有 Ballmer、負責網際網路服務的陸奇、行動部門的主管 Andy Lees,以及負責 Windows Phone 技術的 Terry Myerson。在簡短地聊到重返以前工作的地方後,Elop 很快地進入重點:Nokia 必須決定該繼續使用自家的軟體,還是與 Google 或者微軟合作。這項決策必須速戰速決,他說他將在 2011 年 2 月 11 日對外公佈決策結果。

 

Myerson 覺得 Elop 在會議中的表現很親和。他的特質並非是直覺地做出決策,而是探討如何建立清晰且快速的思考流程,並得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結果,而微軟當然也很樂意參與其中。

 

於 12 月 6 日進行了第二次的會面,地點是在紐約時代廣場的 W 飯店,而 Nokia 負責智慧型手機的 Jo Harlow 也參與在會議中。此次會議的主軸,便是要決定是否在 Nokia 手機上採用 Windows Phone,進一步的技術分析則在數週後於冰島的雷克雅維克進行。

 

一名曾參與跟微軟交涉過程的消息來源表示,Elop 在會議中表現得並不偏頗。他經常與團隊成員討論,並鼓勵他們表達意見。根據消息來源的描述,最終的決策是共同做出的,而非 Elop 專斷獨行,強行把 Nokia 拉進 Windows Phone 的陣營裡。這名消息來源認為 Elop 確實是按照團隊的專業意見來行事。

 

* * *

 

與 Google 的首次接觸則是在電話上,Elop 曾與 Google 的 CEO Eric Schmidt 進行過電話會議。Elop 在通話中向 Schmidt 表示,Nokia 正在做某些重大決定。除了 Schmidt 以外,Andy Rubin 也有參與在電話會議裡。

 

在這裡可能得先說明一些背景資訊:微軟的 Windows Phone 7 是專有軟體,只有微軟能夠進行修改,並且會向手機製造商收取授權費用;反之 Google 的 Android 則是開放原始碼軟體,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使用或是修改它。

 

那麼為什麼 Nokia 會需要與 Google 交涉呢?因為如果製造商希望他們的裝置能夠使用 Google 的應用程式商店,那麼就必須使用經過 Google 標準化的 Android 版本。而這也表示製造商得同意預先搭載諸如 Google 地圖及 Gmail 等服務。在滿足了 Google 所要求的各項條件後,製造商就能夠完整的進入到 Google 生態系統中。由於 Google 只容許對使用者介面做部份的修改,所以不同製造商所生產的裝置,看起來都會頗為相似。

 

另一種選項則是不使用 Google 的標準化版本,而是從開放原始碼的 Android 建立一個自己的版本。Amazon 線上商店對於自家的 Kindle 平板就是這麼做的,服務以及線上商店也都是由自己來維運。然而這對於 2010 年的 Nokia 來說並不是一種可行的選項,它需要一個現成可用的生態系統。

 

在與 Google 的首次接觸時,Elop 就如同在雷蒙德那裡一樣地坦率直白。他表明 Symbian 正在消亡,而 MeeGo 也在延宕,Nokia 需要知道 Android 是否是一個合宜的替代選擇。與此同時,Nokia 也表明他們也正在研究 Windows Phone,會就兩者進行比較。後續的工作是交給 Öistämö 及 John Lagerling 一同處理,後者是在 Google 負責 Android 合作關係的瑞典籍人士。在 11 月 11 日,也就是在 Elop 和他的團隊前往雷蒙德之前,Lagerling 抵達芬蘭。他首先參加了與 Nokia 美國主管們的晚宴,接著在隔天於 Nokia 總部與大約 10 人的代表成員開會。

 

根據一名曾參與會議的消息來源,Google 看起來真的很希望能夠把 Nokia 攬進 Android 的世界裡。他們向 Nokia 保證,Android 可實現的客製化程度,比 Nokia 預期的還要高,與 Windows Phone 相比更是如此。即使 Google 已經被詬病過於放縱三星、HTC 及 Sony 等廠商之間,Android 手機的不一致性;但 Nokia 仍同樣被允許能夠建構出自己獨特的使用者體驗。在 Google 眼裡,Nokia 比其它同行更具備全球性的營運能力,也能夠自行為電信商及用戶提供更好的在地服務及體驗。Nokia 的人員注意到過去的認知不太正確。事實上 Nokia 仍可以在 Android 上使用自己的地圖程式,與 Google 的共存。應用程式商店也是如此,Nokia 可以保留自己的音樂服務及 ovi.com,只要手機同時也包含 Google Play 即可

 

雙方的往來從初次拜訪後便快速地持續著,顯示出 Google 真的很希望得到 Nokia 的青睞。

 

某些約束是來自於 Android 背後的開放手機聯盟(Open Handset Alliance,OHA)。不同於 Windows Phone,Android 並不是由單獨一間公司控制的;而是以 Google 為首的 84 間公司合組聯盟來確保 Android 的公平性。這使 Google 處在一個左右為難的位置。倘若給予 Nokia 特權,可能會影響與其它合作夥伴的關係,後續風險難以預估,所以會需要一些創造性的思考。

 

隨著交涉的進行,一項解決方案出爐了。Google 會讓 Nokia 在 Android 的發展方向上有話語權,如此一來 Nokia 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變化。即使這些變化也會是由大家共享的,但 Nokia 對這樣的方案很感興趣。Android 和 Nokia 有個共同可獲取雙贏的利益地帶──開發中國家。如果 Android 能夠支援較廉價的裝置,那麼 Nokia 便會是將 Android 帶入開發中國家的最佳推手。如此一來,Google 就能夠在智慧型手機中得到它夢寐以求的位置,而 Nokia 也能夠在新興的 Android 市場中佔有一席之地。儘管我們不清楚倡議的準確細節,但 Nokia 確實已知悉 Android 對於低廉裝置的支援能力要優於 Windows Phone。

 

Android 的另一項較靈活之處,是它的可預測性。Nokia 希望新的軟體變化能夠早於手機發售之前先行釋出,而這是基於一個非常直接的考量:Nokia 比其它競爭者都更加注重產品的完善性,但這會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確保。所以若能夠及早取得 Android 的變化細節,Nokia 就會有足夠的時間,跟上對手的步伐來發佈產品。對此,Google 也做出承諾,讓合作夥伴可以更早地知悉 Android 的變化及其原始碼。儘管這項舉措對於其它的 Android 製造商來說並沒有什麼利益,但至少也沒有牴觸 OHA 的規範。

 

Google 也提出了相當優待的收益分成,從 Google 的搜尋引擎、應用程式商店或其它服務所產生的收益,只要是來自 Nokia 手機的,Nokia 都可以從中分一杯羹,具體的協定則取決於 Nokia 在生態系統的份額。雖然我們無從得知確切的細節,但 Google 所做出的承諾看似是很慷慨的,特別是 Nokia 依然被容許在手機上保留自家的服務。

 

不同於 Nokia 對外所陳述的情形,Google 其實有保留各種協商空間。它願意在 OHA 的框架下盡可能做出配合,甚至有超出預期的彈性。

 

然而究竟該如何做選擇,這當中還牽涉到鉅額的金錢考量,並且與 Nokia 的一名神秘人物 Rahul Mewawalla 有關。

 

根據 LinkedIn 上所登載的資訊,Mewawalla 曾在 Yahoo 等企業任職過,然後於 2010 年從 NBC 電視台挑轉到 Nokia。同樣從 LinkedIn 上可見的,是他在 Nokia 的職務,包含了全域事業部門主管、全域損益平衡主管,以及全域副總經理。

 

Mewawalla 只專於於一項任務:在協商過程中施加額外的壓力,使交涉對象願意掏出錢來給 Nokia。Mewawalla 所做的是建立在一種考量上,先預估自家 MeeGo 的成功能夠產生達數十億美元的收益。那麼一旦 Nokia 轉而採用其它的系統,這些收益就不再存在,因此應該由系統廠商來補償。許多受訪人士都認為 Mewawalla 的角色及設想,在一間芬蘭公司裡顯得相當反常甚至奇特,導致交涉對象在與 Nokia 溝通時出現困難。

 

微軟同意了這樣的概念,但 Google 則否。Google 的答覆很清楚,不會單純因為 Nokia 採用了 Android 而付錢給對方。

 

於是便再一次地需要創造性的思考。

 

* * *

 

Nokia 董事會以不疾不徐的步調,跟進著與微軟及 Google 的交涉。在 2010 年所舉行的會議次數並沒有顯著的增加,共 13 次,其中還有部份是純粹的電話會議。即便是到了秋季,看起來也沒有特別加緊腳步的必要。目前已放在檯面上的三種選項:採用自家軟體、或是選擇 Google 或微軟,都是在相同的標準上被予以考量,並且都是以透明而非黑箱的方式做研擬。準備提交給董事會的資訊會被接受檢閱,Elop 看起來保持了公正性,避免在報告中對微軟有所偏袒。即使 Elop 是在 2011 年春季才成為董事會成員,不過他已經是以 CEO 的身份在董事會裡報告相關資訊。

 

在一段時間後,與 Google 有關的擔憂開始浮現出來,而其中最主要是擔心這將損及自身的軟體成就。一旦加入了 Google 陣營,Nokia 預期將會有大量的裁員,因為不再有內部的平台開發需求,以及其它的軟體發展也會受到限縮。例如 Nokia 在四年前曾以 570 億歐元的高價買下地圖導航公司 Navteq(這是芬蘭商業史上少見之高額交易),而在選擇了 Google 後,這筆資產的價值可能會因而縮水。董事會開始捫心自問,是否準備好做出這麼大的犧牲。除此之外,還有一種看法,是一旦採用 Android,Nokia 將會受制於 Google。倘若關注 Elop 曾經在演說中所提到的,我們必須從競爭中展現自己的獨特性。那麼三星在 Android 生態系統裡已經擁有先佔優勢,藉由它在螢幕及半導體製造的能力,無論是價格、研發及後勤等方面都令人難以匹敵。

 

縱使選擇 Android 能夠增加銷售量,但這真的有利可圖嗎?不僅如此,Nokia 的服務團隊也擔心 Google 是否可被信賴,若提供重要的用戶數據給他們,是否會被不當使用?

 

相反地,選擇微軟的論點則是日益強固。微軟比 Google 更需要 Nokia 的加入,他們無法冒險讓 Nokia 跳到 Google 的船上,因為倘若如此 Windows Phone 就看似沒有其它出路了。保有自己的創造力量是 Nokia 文化的一部分,而微軟承諾 Nokia 能夠保持自己的應用程式開發及創新。微軟所做的保證表明它是比 Google 還要合適的選擇,且 Nokia 能夠對產品發揮影響力的空間也更多。既然雙方都是市場中的挑戰者,那麼就可以一同合作來對抗共同的對手。

 

當然微軟也並不是完全地令人放心,首先它給人的印象並不是這麼的有創新能力,而且 Windows Phone 的生態系統也才剛起步而已。董事會成員有得到可用的 Windows Phone 7 手機做試用,藉此瞭解此平台的能耐。不過這並沒有完全化解人們對此平台的疑慮,以及它在市場上的真實表現。

 

在董事會成員之間的職能分佈裡,除了 Ollila 以外,還有兩名較強勢的人物,分別是 Henning Kagermann 和 Risto Siilasmaa,也只有他們是具備軟體相關的背景。

 

Siilasmaa 據稱在董事會裡是積極的參與者,能夠提出重要的意見。他對微軟很是瞭解,並且欣賞微軟在 90 年代所建立的成就。不僅如此,Siilasmaa 旗下的 F-Secure 公司,其主要業務就是為微軟的 Windows 系統修補安全性。

 

* * *

 

而第三種選項就是 Nokia 自己的新希望 MeeGo,它雖然延宕多時卻也漸入佳境。Anssi Vanjoki 在離任之前,已確保 MeeGo 的發展有步上正軌;即便是經常與 Vanjoki 意見不同的 Alberto Torres,也表示同意。只要領導層停止生事,放手讓它前進,它就能實現目標。管理層估計在 2013 上半年過完之前,就能夠有一系列的產品推出。在秋季結束以前,Nokia 自產的 MeeGo 是在管理層中最受支持的選項。

 

前述這三種策略的可能性總結如下:

  • MeeGo:Nokia 繼續使用自家軟體,與其它競爭者有明確的區別,所有的錢都留在自己的口袋裡。
  • Android:篤定可用的選項,Nokia 成為眾多製造商的一員,風險低但可預期的收益也低。
  • Windows Phone:可用性未經過充分的檢驗,且需要額外的授權費用,風險較高,預期收益低。

 

在 2010 年底至 2011 年初之間,情勢開始有些緊迫。Elop 在聖誕節前便前往了西雅圖,然後再回到芬蘭,繼續進行重要的聯繫與討論。

 

董事會估計,MeeGo 的最終命運應該會在數週內定案。然而來自電信商的支持卻是低於 Elop 原先的預期,一名在世界排名前十大電信商擔任 CEO 的人士證實了這項說法。這名人士回憶起 Elop 在午餐會面時向他展示了 MeeGo 裝置,但並不令人感到印象深刻,他對於整個藍圖的認知是一切都太晚了。於是他直白地告訴 Elop,Nokia 將很難在其上發展足夠可行的生態系統,而且還會消耗 Nokia 更多的錢。

 

根據 Nokia 領導層中的一名消息人士所述,由於 MeeGo 專案的領導人 Alberto Torres 難以令人信賴,這也因此影響了 Elop 的決策。而受訪的 CEO 人士也同樣地表示,儘管作業系統的選擇是一項技術議題,但背後的執掌者及其願景是否可被信賴,也同等地重要。如果 MeeGo 是由比 Torres 更令人信服的人士所領導,那麼把 MeeGo 丟至一旁的決定會很難發生。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Öistämö 在 1 月 3 日走進了 Elop 的辦公室,表達自己對 MeeGo 當前進展的擔憂。兩人冷靜地決定了下一步驟,將訪談 MeeGo 專案中的二十餘名人員,從程式設計師到經理皆有。在準備訪談前,Elop 先在一張白板上彙整了所有 MeeGo 的已知資訊。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描述,這其中包含了開發中的產品清單、預計可發售的期程,以及軟體的錯誤狀況等。結果看起來很糟,從估算的進展裡,在 2014 年底以前,只會有三款 MeeGo 裝置能夠發售。

 

Elop 想打電話告訴 Öistämö,但 Öistämö 的手機沒電了。Elop 開玩笑地表示 Öistämö 可能是正在試用 Android 手機。當兩人終於在隔日講到話時,Öistämö 接收到的實在不是什麼好消息。

 

* * *

 

在該年裡,Mewawalla 仍不屈不撓地推動著他的目標,也就是為 Nokia 賺取更多的現金,但仍無所獲。Google 並不認同付錢給 Nokia,使其加入 Android 陣營的作法。然而基於對 Nokia 處境的理解,他們會需要足夠的現金來應對平台的轉換,Google 提出了一種解套方式。Google 願意直接買下那些會使用在 Android 上的 Nokia 專利,如此一來,Nokia 不僅拿得到錢,手上的 Android 也會有更加穩健的發展。不過 Nokia 對此反應冷淡,認為 Google 的報價太低,無法根本解決他們當前的現金流問題。倘若要滿足 Nokia 的期望,Google 得要大幅提高買下專利的價格,但雙方對此的分歧落差太大,以致無法達成共識。

 

Elop 未曾近距離的與 Google 方交涉過,他與 Schmidt 沒有做過真正面對面的討論。而是僅有二或三次的電話會議,以及活動上的偶然碰頭。除此之外,Elop 沒有與 Google 展開更多協商的跡象。這有些令人疑惑,因為對照之下,Elop 與微軟的 Ballmer 有過至少兩次面對面的協商。

 

就在一月初的時候,出現了某些變化,使得 Nokia 與 Google 之間的交涉停下來了。

 

存在著一種說法,是在 2011 年 1 月的 6-9 日間,於拉斯維加斯所舉辦的消費電子展裡,最新發表的 Android 手機及平板得到了非常好的迴響。這使得 Nokia 在 Google 眼中的價值遽然下滑,因為 Google 已意識到它不需要 Nokia 也可以贏得全世界。Google 不需要再為了拉攏 Nokia,而設立可能會危害其它合作夥伴關係的特殊待遇,Nokia 若想採用 Android 就請照著跟大家一樣的規矩走。

 

然而前述說法並未有可靠的消息來源可證實。另一種更具可靠來源的說法,則是 Nokia 終於意識到,無論如何 Google 都不會馬上掏出 Nokia 急需的數十億現金。Google 提供給 Nokia 的待遇,都是基於 Nokia 日後在 Android 生態裡所佔有的份額,而這會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會形成真正的收益。

 

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Nokia 進一步催化了與微軟的交涉,已進展到關於商業活動與市場行銷的議題。Öistämö 與微軟的 Andy Lees 在倫敦會面。而根據《華爾街日報》在數個月後所瞭解的訊息,內部人士透露,雙方的協商其實曾一度瀕臨破局。Nokia 抱怨微軟沒有為爭取當今最大的手機製造商,提出足夠優渥的協議;相反地,Nokia 可是為這項合作把所有籌碼都押上去了。眼看 Nokia 臉色有變,微軟知道 Nokia 也有與 Google 交涉。一旦 Nokia 跳到 Android 陣營,這將會摧毀 Windows Phone 的一線生機,這是無法接受的。於是 Ballmer 親自前往赫爾辛基,向 Nokia 保證微軟的誠意。

 

在 2011 年 1 月 10 日的早晨,以 Öistämö 為首的人馬,聚集在倫敦某飯店的一個隱密空間裡。Nokia 向微軟提出的要求,包含更多對 Windows Phone 的修改權利,高過於其它的手機廠商;以及 Navteq 地圖要納入到所有的微軟服務裡。除此之外,Öistämö 也提出了高額的資金需求。Öistämö 的盤算是正確的,因為微軟已清楚明白自身無法承受失去 Nokia 的風險。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的消息,雙方交涉的進展飛快,晚餐是在一間印度餐廳用餐,到要上甜點時,協議皆已談妥。儘管前述說法實則有些浮誇,因為完整的細項,包含具體的金額,是一路協商到秋季才完全底定,不過整個方案確實已完成籌劃。

 

微軟與 Nokia 達成的協議,與其它手機廠商相比有非常大的差異。在這份協議裡,微軟將提供行銷的資金、減少授權費用,以及給予技術相關的特別權利。一條康莊大道看似被打通了,Nokia 得到所需的生態系統,並且擁有自主駕馭 Windows Phone 的權利,而不是坐在副駕上任人擺佈。然而根據 Elop 所描述的,獲得如此特殊待遇的相應條件,是 Nokia 承諾將全心全力投注在 Windows Phone 上,協議內容包含不得使用其它的智慧型手機平台。

 

董事會在一月的第二週得知了協議的結果。

 

反應是很正面的,根據我們的瞭解,只有三名董事會成員有表達出蠻深切的疑慮。除此之外,其他成員的普遍反應都是覺得這聽起來不錯。協議最終獲得董事會全體成員的一致通過,並沒有人任何表示反對,畢竟微軟提出的協議有著數十億歐元的價值。

 

然而在我們的訪談裡,有部份受訪人士表達出他們其實在當時就有不同的看法。

 

一名受訪者直截地表達,認為這份協議並不合理。Nokia 是承擔風險的一方,而微軟則是幾乎佔據了所有好處的另一方。也有受訪者擔心 Windows Phone 並未處於足夠完善的狀態。不僅如此,已知微軟這個品牌也不是都這麼受到歡迎。除此之外,Elop 的行事方法也有引致負面的觀感。一名受訪者認為 Elop 並未循正式途徑來瞭解 Windows Phone 的詳細情形,而更多是透過自己以前在微軟工作時的人脈關係。Elop 表現出他所掌握的內部資訊,比董事會所能見到的還要更多。這也讓董事會更加信任 Elop 所做的決定,相信 Windows Phone 的前景確實一片大好。然而有一名董事會成員卻覺得這恐怕有誤導的嫌疑,倘若從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他也坦承 Google 會是比較好的選項。

 

不過這當中還有一件可能會讓人覺得很不以為然的細節,是 Öistämö 對於 Windows Phone 的強力支持。因為有許多人都認為,MeeGo 的困境正是 Öistämö 一手造成的,他在最近兩年的 18 個月裡也是該專案的領導者,如今卻反過來站在 Elop 這一邊。

 

董事會曾提出一項建議,那就是讓高階的智慧型手機採用 Windows Phone,而低階型號則採用 Android。不過根據一個可信的消息來源,Elop 表明 Ballmer 所提出的所有優待,都取決於微軟是否能得到 Nokia 手機的獨占權利。儘管是可以走一般授權的模式,但如此一來就不會有數十億歐元的資金注入。微軟願意提供的現金,是如此的多又快,讓人很難拒絕;對比之下,Google 則是沒有拿出任何錢來的。那麼該如何從中做出選擇,似乎已經有了很明顯的答案。而 Google 似乎也已經意識到 Nokia 將投入競爭對手的懷抱。

 

由於協議的過程應該是要保持機密的,所以當 Google 的其中一名領導人物 Vic Gundotra,在 2 月 9 日發出一則推文時,讓 Nokia 很是驚訝:

@vicgundotra
#feb11「兩隻火雞是生不出一隻老鷹的」

 

推文中所標註的主題標籤即是 Nokia 預告將宣佈新策略的 2 月 11 日,也就是投資人說明會的日期。而這樣的表態雖然簡單,其意含卻是再清楚不過了。「我猜他們不喜歡我們所做的決定」──這是 Elop 在稍晚同樣透過推文所做出的評論。

 

* * *

 

當 Elop 開始領導 Nokia 的起初四個月裡,高階經理們的日子並不好過,當時的景況可以說是夾雜在困惑與自我保護之間。為了從無法確知的組織變化中生存下來,每個人都只能想方設法給新老闆留下好的印象。

 

在宣佈最終的決策之前,Elop 曾邀集兩百位的高階幹部,在鄰近倫敦的溫莎待上兩天。Windows Phone 7 裝置被交付到這些幹部手中,以便讓幹部們能夠對此熟悉並展示給他們的部屬。而在芬蘭當地,Windows Phone 手機也是銷售一空,因為有許多幹部迫切想要瞭解他們未來工作上的新領域。

 

董事會在 2 月 10 日舉行了要將一切事情底定的會議,不過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做的決定。即將要在隔日早晨發佈的簡報已準備得差不多了。在沒有正式的程序下,董事會無異議地認可將採用 Windows Phone 為唯一的智慧型手機平台。而在會議中最被重視的議題,則是關於 Nokia 自有平台及開發能量的前景。董事會希望能夠避免大規模的裁員,這是原先預期一旦選擇 Android 後,有可能會發生的情形。其實董事會也明確知道他們所做的決定,就像是把船開進了未知的海域,無法保證結果如何。Nokia 這個品牌也許會有某種程度的弱化,取而帶之的是 Windows Phone 這樣的名號。整個氛圍就像是在做一個放手一搏的決定,儘管微軟給了很多錢,但依然感覺不是這麼的踏實。他們只希望一旦做下去後,Windows Phone 的生態系統就會漸入佳境。

 

協議的具體細節至今仍有多數是未公開的,不過已知微軟承諾會在一個季度內支付 Nokia 兩億五千萬美元,藉以支持平台的發展。微軟也會支付 Nokia 專利的授權費用,並且為 Windows Phone 的行銷提供資金。具體的行銷資金額度則未載明在協議裡,會逐次個別做商定。另一方面,Nokia 會為每一部售出的 Windows Phone 裝置支付 10 歐元(15 美元)的權利金給微軟。而在開始發售後,每年還會有最低應支付的權利金總額(無論實際銷售量),將會逐年增加。不過也預期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微軟支付給 Nokia 的,會比 Nokia 需支付給微軟的還要多。而且在還未開始發售 Windows Phone 手機前,Nokia 就會先得到一筆充裕的資金。

 

微軟也會開始將 Nokia 的地圖及導航平台整合到旗下的所有服務,並且能夠得益於 Nokia 與電信商之間的穩固合作關係,讓服務的收費途徑可透過電信帳單做整合。Nokia 也會在其裝置上採用 Bing 搜尋引擎,並獲得廣告收益的分成,無論是來自 Bing 或者是地圖應用程式。

 

這很有可能是一份至少五年的協議,在此期間內,Nokia 將不被允許在智慧型手機上使用競爭對手的平台。倘若 Nokia 後來改變心意了,那麼估計違約金負擔相對合理的時機,會是在 2013 年底。

 

* * *

 

雖然智慧型手機是 Nokia 近期策略的討論重心,不過在該次會議裡,董事會也商談了其它的計畫。總結來說,除了 Windows Phone 手機外,仍會有另外兩條產品線。

 

首先是所謂的「下一個十億用戶」計畫。Nokia 已估量出全球仍有 32 億的人口並未使用手機,因此仍有計畫地透過舊型的功能型手機平台 S40,來爭取諸如巴西、俄羅斯、印度、印尼、中國以及非洲等地區的潛在用戶。雖名為 S40,然而此產品與 Symbian S60 系列並無關聯性。而在這樣基本款的功能型手機裡,其具備連接網際網路的能力、實體鍵盤,並且有可能也會包含觸控螢幕。由於預期會有龐大的用戶群及銷售量,S40 理應能夠吸引到許多 Java 應用程式的開發者,為該平台貢獻心力。倘若用戶並非網路使用者,則至少也能夠使用基於文字簡訊的服務。

 

MeeGo 會被視為是一項後備方案,開發團隊依然會推出一款 MeeGo 產品。而在此之後,他們將繼續探索及開發具顛覆性的概念。至於服務入口網站 ovi.com,則實質上將不復存在,其機能會整合到 Windows Phone 的應用程式商店裡。

 

Nokia 也宣佈將重整其管理及組織結構。在事先就擬訂好的規劃裡,集團執行董事會的所有芬蘭籍成員都將會繼續留任,並且是從 Nokia 內部找尋人員來替補。新成員有 Colin Giles(銷售)、Rich Green(技術)、Jo Harlow(智慧型手機)以及 Louise Pentland,她將在董事會裡負責法務及專利議題。除此之外,負責 MeeGo 的 Alberto Torres 則會很快地離任,最終集團執行董事會的總人數將為 13 人。

 

在 2011 年 4 月初的各部門負責人,首先是智慧型裝置部門(主掌智慧型手機)由 Jo Harlow 負責;手機部門由 Mary McDowell 負責;主掌產品銷售的行銷部門,由 Niklas Savander 負責;以及服務部門,是由 Tero Ojanperä 負責。此外,在 Windows Phone 協商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 Kai Öistämö,則負責開發部門。

 

* * *

 

就在 2 月 11 日那天終於到來時,Elop 對 Google 的 Vic Gundotra 回推了一段訊息:

@selop
@cheureux 或者這麼想吧:有兩名來自俄亥俄州代頓市的腳踏車技師,決定要飛上天空。
#NokMsft #feb11

 

這背後的指涉對象,是萊特兄弟發明了歷史上第一架實際可用的飛機。Orville Wright 首先在 1903 年的 12 月 17 日,飛行了 12 秒及 36 米的航程;接著 Wilbur Wright 則在同日的最後一次試驗裡,飛行了 59 秒及 259 米的航程。而在 Elop 的舉例裡,或許還隱含著一個鼓舞人心之處──是有別於許多更早期的飛行先驅者,萊特兄弟並沒有在飛行中身亡。Wilbur 是在 45 歲時因傷寒過世;而 Orville 則是享年 76 歲,在住家維修門鈴時因心肌梗塞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