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of Nokia MeeGo

MeeGo 是一款曾經由 Nokia 和 Intel 一同合作開發、針對行動裝置的 Linux 作業系統,但在 2011 年因為 Nokia 決定改與微軟合作,並採用 Windows Phone 後而一度宣告終結(目前由芬蘭的 Jolla 公司接手開發)。一直以來,有關 MeeGo 的發展歷史與箇中故事都少有完整的公開。就在幾週前,DR 不經意的(還差點忽略)在 OSNews 看到一篇 MeeGo 專題文章,內容可說是少見的詳盡,並且透露出 MeeGo 開發過程裡許多不廣為人知的情形,例如 Intel 幾乎是在幫倒忙等等……

 

文章的作者是 Sampsa Kurri,原文事實上是芬蘭文,不過有英文翻譯版本:

 

通常我們會習於去欣賞一個成功的故事,但有時從失敗與挫折的故事中也可以得到很多東西。Nokia 在過去幾年市佔率的持續委縮以及三不五時就壯士斷腕(裁員、放棄或出售所擁有的技術)的情況下似乎看起來像是個失敗者,但 DR 總覺得相較於現今許多總是沿用、甚至抄襲別人技術的廠商相比,至少 Nokia 這些年來在作業系統、手機介面上的研發與奮鬥更像是真漢子的表現。

 

本文接著是 DR 嘗試以粗淺的英文程度所翻的中文版,不過在此先跟各位說聲抱歉,由於 DR 所根據的英文版有用詞不精確、不統一、甚至錯誤或者錯字的情形,這些問題仍有可能或多或少會反應在中文翻譯的品質上。除此之外,如果還有毛病的話就是 DR 自己犯下的翻譯錯誤了。

 

以下內容未包含原文的圖片及連結,並且字有點多,如果想直接看重點的話,可以考慮跳到結語的部份。

 

The story of Nokia MeeGo

 

2011 年 2 月 11 日,Nokia 公佈了新策略並且與微軟展開合作。Windows Phone 作業系統成為 Nokia 智慧型手機的新平台。而 MeeGo 則成為開放原始碼的行動作業系統專案,長遠地來說,它將用於下一代裝置、平台與使用者體驗的市場研究上。

 

與微軟之間的策略結盟幾乎終結了 Nokia 對 MeeGo 系統的參與,在此之前 Nokia 與 Intel 從 2010 年初開始便一同合作開發 MeeGo。新策略使得 MeeGo 被放棄,並且在花費兩年的開發過程後,最終只有一款裝置上市。

 

在 Nokia 公佈新策略的一週前,一份來自 Stephen Elop 給 Nokia 員工的備忘錄流傳到網路上。在他的「燃燒平台」備忘錄中,Elop 描述了 Symbian 與 MeeGo 的問題,以及公司目前在蘋果與 Google 的生態中薄弱的競爭能力。

 

就現實面而言,Nokia 的處境以及 MeeGo 的開發狀況在過去的幾年裡顯得非常混亂,新策略的公佈也許反而成為完成 N9 手機的決定性因素。MeeGo 團隊與其他的Nokia 成員遭受到打擊,他們只剩下一個清晰的目標,那就是完成一款使用 MeeGo 的產品,並且讓它在 2011 年上市。

 

Nokia 對於 MeeGo 的開發顯得非常沉默。一張有著 QWERTY 鍵盤的 N9 照片在網路上流傳,這原本是期望能夠讓 Nokia 藉此重奪智慧型手機市場寶座的產品。

 

Nokia 與微軟結盟並且採用 Windows Phone 的結果是 MeeGo 團隊在 N9 上市以及一年內幾次的軟體更新後便遭到解散。而另一款針對低價手機所設計、也是基於 Linux 的 Meltemi 作業系統,最終也被放棄,所有的可用資源現在都投注在 Windows Phone 上。在 TaskuMuro.com 網站,我們一直以來都積極關注 Nokia 智慧型手機和基於 Linux 的 Maemo、MeeGo 作業系統的開發狀況。由於有關 MeeGo 歷史的公開資訊非常稀少,我們便在 2012 年夏季時於 MuroBBS 討論區徵求曾經參與 MeeGo 開發的人士來分享他們的故事。

 

有許多前任與現任的 Nokia 員工與我們聯繫,並要求保持匿名。一共有十位人士為本文受訪。在正確的提問下,Nokia 的巨大 MeeGo 謎團終可以逐步揭曉。本文很大程度使用匿名來源的資訊與訪問。我們已經盡可能的比對來自各種不同來源的資訊,並將它們和過去幾年網路上流傳的資訊整合在一起。讀者必須瞭解這些受訪者曾經在原本的環境與專案中工作了好幾年直到被解散。在過去一年芬蘭有接近五千名 Nokia 員工被解僱,因此這些受訪者在字裡行間所流露出的失業、挫敗與苦楚可想而知。

 

關於作者

 

Nokia MeeGo 的專題文章由 Sampsa Kurri 所撰寫,他於 1999 年建立了以科技為主的 Muropaketti 網站。現在 Muropaketti 網站由 Otavamedia 所持有。以理學碩士學位畢業於 Tampere 科技大學,Kurri 目前在自行創立的 io-media 有限公司從事網站開發。若有對於本文的任何回應可以寄到 sampsa.kurri [a] muropaketti.com。

 

本文作者並未持有文章中所提及的任何公司的股份。

 

本文的英文翻譯來自於我們 MuroBBS 討論區中諸多活躍人士的協助。特別感謝 Aleksi Vänttinen。

 

Nokia 在 MeeGo 之前:OSSO 與 Maemo

 

2005 年,Nokia 裡一小群資源有限的人士開發出基於 Linux 的 Maemo 作業系統以及搭配其使用的裝置。這個團隊名叫 OSSO(Open Source Software Operations),並且根據一位起初就在團隊中工作的成員表示,團隊的目標是製作出足以改變世界的產品。OSSO 團隊於 2007 年重新命名為 Maemo 團隊。並且在 2010 年,由於 Nokia 與 Intel 的結盟關係再次更名為 MeeGo 團隊。在一開始整個團隊是由 Ari Jaaksi 領導,他於 2010 年 10 月離職並加入 HP 參與 WebOS 作業系統的開發。

 

最早的兩款裝置首先是 770,於 2005 年上市,隨後是 N800,於 2007 年上市。這兩款裝置都是在非常稀少的資源下完成的。因為這是由小型團隊所完成,只有幾十名員工參與其中,軟體的開發相當靈活且快速。

 

當時並沒有任何不必要的官僚體系去拖延軟體開發的速度,而員工也將產品開發視作為練習場。產品很大程度是由委外的方式所製造,既缺乏統合的組織也沒有各個部門的專業支援。沒有人負責監督整個過程因而導致完成品的品質問題。考量到資源的稀少與委外的作法,尋覓最便宜的價格是選擇組件的第一優先,其次是容量需求,差勁的硬體效能則盡可能的用軟體最佳化來解決。縮減軟體開發人員的開支並沒有激勵到任何人,一想到省下來的經費被拿去購買差勁的組件,這就表示接下來的幾週都有來自效能最佳化的壓力。

 

大多數我們所訪談的 Nokia 員工都表示 Nokia 使用太多的委外工作。在這間公司裡,從無到有的建構出知識是非常昂貴且費時的,並且 OSSO 團隊的可用資源是很有限的。

 

這產生了許多問題,比方說很難去確保委外公司的工程品質並且契約內容並沒有發揮適當的監督效果。委外公司可能鑽契約的漏洞,一開始僱用最好的專家然後再更換成不合格的人員。相關的例子包含來自印度的差勁程式碼以及與華人、日本人由於英文能力不佳所產生的溝通問題。這些都導致位於芬蘭的產品經理必須想辦法去修補錯誤與差勁的品質,造成更多的工作與延遲。

 

在此同時隨著團隊人數的增長,官僚體系也逐步產生。這導致軟體開發的靈活度降低,也拖慢了開發的速度。特別是來自 MeeGo 團隊的改進建議不容易被採納,以及當中有許多的建議最終沒有付諸執行就是肇因於此。一個例子是在 Swipe 介面中以由上往下的滑動手勢來關閉目前的應用程式。這項建議馬上就被擋了下來,但開發人員並沒有放棄,反而將這個功能範例分享給其他人來測試。這在 Bugzilla(Nokia 內部所使用的臭蟲回報系統,管理階層與開發人員可以用此系統彼此溝通)上引發了一長串數以百計的討論。最後這項功能終於被包含在 PR 1.1 的軟體更新中並成為預設。

 

Nokia 內部兩個平台之間的競爭跡象最早出現在 N810 裝置上。它於 2007 上市並且沒有包含通話功能。這原本會是 Nokia 的第一款 Maemo 手機,但最後決定拿掉通話功能完全是出於政治性的考量。

 

根據我們所訪問到的 Maemo 團隊成員,Symbian 的團隊監督擔心 N810 與 Symbian 通訊裝置之間的競爭。早在 2005 年和 2006 年就有一些人認為 Symbian 是個老舊且過時的平台。在 Symbian 上新增一個有效的觸控螢幕介面是有困難的。這開始了 Symbian 團隊與 Maemo 團隊之間的內部競爭。

 

在 N810 裝置宣佈後,Maemo 團隊開始構思針對大眾的智慧型手機概念。原本這個計畫只是單純的在 N810 上增加通話功能,但隨後就轉變成了全新的裝置,代號 Rover,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 N900。N900 使用了和之前幾款 Maemo 裝置相同的生產方式,例如大量的使用委外公司。過去的概念在執行上變得越加困難,因為它是建立在對於時間管控尚缺乏常識的時候。驚喜的是,時間與經費的預算開始逐漸充裕讓開發團隊可以做更多的事。

 

N900 使用 Maemo 5 作業系統,代號 Fremantle。它的 Hildon 介面是用 GTK+ 寫成。Maemo 6是 與 N900 同時進行開發,代號 Harmattan。它的介面將用 Qt 完全重寫。

 

Nokia 持續同步開發 Symbian 和 Maemo 的觸控螢幕手機,那時 Symbian 手機仍然賣得很好,沒有人會想到 iOS 和 Android 手機將會迅速的席捲智慧型手機市場。而在 Nokia 內部,Maemo 團隊的成員認為 Symbian 的團隊經理擔心自己的生計,便想方設法利用自己在公司裡的位階來拖延 Maemo 的開發。

 

Nokia Maemo + Intel Moblin = MeeGo

 

在 2010 年 2 月於巴塞隆納舉行的世界行動通信大會裡,Nokia 與 Intel 宣佈他們將一同整合各自的 Linux 作業系統成為新的聯合專案 MeeGo。

 

當時 Nokia 正在開發 Maemo 6 ,也就是用於 Nokia N900 智慧型手機的 Maemo 5 的下一代版本。Intel 從 2007 年起也在開發自己的 Moblin(Mobile Linux)作業系統,而最新的 Moblin 2 是特別設計給使用 Intel x86 架構 Atom 處理器的小筆電。MeeGo 使用 Qt 的開發環境並且整合來自 Moblin 的核心。

 

Nokia 和 Intel 相信裝置製造商、營運商、半導體製造商和軟體開發人員將會大規模的使用 MeeGo。根據發佈出來的新聞稿來估算,Nokia 與其他製造商將在 2010 年推出使用 MeeGo 的裝置。

 

Nokia 意圖藉由與 Intel 結盟來提昇 Maemo 的實力,但整合兩家大型公司的開發團隊可說是問題重重,造成混亂也把開發進度拖得更慢。

 

Harmattan

 

Nokia 已在 2008 年便開始進行 Maemo 6 作業系統的開發,早於 Nokia 與 Intel 決定將 Maemo 和 Moblin 整合成 MeeGo 之前。Nokia 決定繼續開發 Maemo 6,代號 Harmattan,然後讓它盡可能的與 MeeGo 保持相容性。Nokia 習慣用風的名稱來為 Maemo 作業系統的各版本命名,Harmattan 是來自西非的信風名稱。

 

Harmattan 理應成為 Maemo 與 MeeGo(和 Intel 一同開發)之間的橋樑,Harmattan 的 API 被設計成與 MeeGo 1.2 版相容。Debian 的 deb 套件格式被用來做為應用程式的二進位套件管理系統,而 MeeGo 則是選擇使用 RPM 套件格式(Red Hat Package Manager)。

 

介面開發工具的問題

 

幾乎在 2008 年的同一時間,Nokia 買下來自挪威 Trolltech 公司的 Qt,這是一款支援 C++、跨平台的軟體與介面開發環境。在收購 Qt 後,Symbian 與 Maemo 團隊便開始使用 Qt 的 QGraphicsView 來建構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的介面開發工具。Symbian 的開發工具名叫 Orbit,而 Maemo 的則叫做 libdui(Direct UI Library)。數以百計的 Nokia 人員投入在這些專案裡,其中有許多人都認為這是缺乏意義的。

 

很快的在 libdui 的開發過程中,QGraphicsView  被發現有相當程度是未完成的,一些 Qt 自身的新問題也被發現。QGraphicsView 並不支援任何的 widget,所以必須在 QGraphicsView 之上自行開發出來。頻繁的變更介面開發的基礎也導致了開發團隊的內部問題,而應用程式已經在使用 libdui 進行開發,libdui 本身卻還沒有完成。

 

由 Symbian 團隊所開發的 Orbit 也有著與 libdui 非常相似的狀況。然而雙方並沒有交流任何的程式碼。三不五時會謠傳 Orbit 將在某個階段取代 libdui,也就暗示 Harmattan 的介面層將會被整個重寫。這個計畫最終被放棄,但已經浪費了幾個月的工程。

 

Harmattan 的介面是用 libdui 所寫成的,而 libdui 隨後更名為 libmeegotouch。為了搭配 Qt 元件做開發,各種 widget 都是用基於 JavaScript 的 QML(Qt Meta-object Language)開發的。Qt 元件最後合併到 MeeGo 和 Symbian 的介面開發項目裡,使用 QML 撰寫的應用程式可以在兩款作業系統中互通。

 

Maemo 6 介面的概念

 

在 2009 年 10 月的 Maemo 高峰會上,也就是在 Intel 與 Nokia 開始進行合作之前,Nokia 展示了使用 Qt 開發、Maemo 6 介面的概念圖。Maemo 6 承諾會提供「指標性的使用者體驗」和全方位的線上功能。該介面的桌面包含了多個繪圖區塊(canvas 原則)並可以加入 applet、widget 以及應用程式的啟動圖示。

 

Maemo 6 計畫要在電容式觸控螢幕增加多點觸控功能,包含橫式與直立畫面。Nokia 在此之前並沒有讓 Maemo 裝置支援直立畫面,所以這是個重大的改變。

 

Harmattan 介面

 

原始概念

 

Harmattan 介面起初是根據「活動理論」原則,這是研究人類行為與開發程序的一套參考項目。目的是要瞭解社會、個人、以及更重要的,如何讓雙方聯繫起來。這個理論起初是由俄國心理學家 Vygotsky 所發展的。

 

為的是整合出人們如何將工作與通訊彼此結合的資訊,然後去支援這些工作模式來讓人們對於使用科技來進行這些工作能夠適應。系統將能適應使用者與其互動的方式,確保讓使用者能夠接受。

 

有捷徑可以顯示正在執行的應用程式,這是 N900 的一項知名功能,也被整合到 Harmattan 的介面設計裡。 Harmattan 介面在概念設計上的需求是得支援行動上網、社群媒體、多工、個人化以及初學與專家的使用者模式。它必須是容易讓使用者瞭解如何自訂化裝置來符合他們的喜好。

 

畫面應該要能夠顯示營運商、第三方應用程式、裝置的狀態來讓使用者覺得自己能夠掌握整個系統。使用者應該要能夠注意到電池狀態、訊號強度和日期時間。所有的通知與預覽應該顯示在單一的指定地方。

 

主畫面應該要能夠快速的存取重要功能,例如聯絡人、通話、電子郵件、瀏覽器和搜尋功能。而狀態區域應該要有清楚的標記來通知使用者,例如:電池消耗。

 

第一個使用 Flash 的 Harmattan 介面原型於 2009 年春季完成。一開始的想法是裡頭只會含有少量的 canvas 和 widget。

 

第一個 Harmattan 介面

 

Maemo 組織的內部溝通有著一些問題,原始概念明顯的變得越加複雜。成果很大程度變成了現代化版本的 Symbian 介面。第一個具體完成的概念包含了可以加入 widget 的主畫面、應用程式切換器、通知區域以及應用程式啟動器。

 

2009 年,由於設計團隊的變更以及頻繁的溝通問題使得原始概念與理論被持續延伸。canvas 不再只是少量,而是大量的佔滿整個畫面,並有許多 widget 包含其中。需求增加使得主畫面變成不只一個。介面變得混亂且複雜,尤其對開發人員而言更是如此,但使用者測試的回應卻比以前的任何時候都還要好。雖然有意圖要加強 Harmattan 介面裡的圖形化元素,但這些加強並沒有出現在第一個測試版介面裡。介面變得不同且大膽,但由於多餘的複雜化,它已經和原本的心理學理論沒什麼關係。在此同時隨著 Nokia 的第一款 Harmattan 裝置、代號 Columbus 無法按照期限完成,Harmattan 開發人員的挫折感也隨之增長。

 

Simple Dali 介面

 

在 2009 年底擔任介面設計監督的人並不瞭解 Harmattan 介面的完整概念於是就放棄掉它。2009 年 12 月底,名叫 Simple Dali 的新介面概念開始進行開發。它使用完全不同的思維模式而把僅存的「活動理論」完全剔除掉。

 

主畫面被設計得直接且簡單。它只包含一個快速啟動列以及一個用來啟動應用程式的按鈕。widget 被完全放棄掉,並且將重點投入在多工處理上。介面很大程度被簡化。

 

介面變得和市場上的智慧型手機非常相似。雖然介面是比較簡潔且為開發人員所熟悉,但它不具競爭力。Linux 與開放原始碼對於消費者來說並非足夠的賣點。

 

Simple Dali 介面原訂要在 2010 年 7 月具有可用性,也就是說要在六個月內完成。主題是「Dali 作為你的主要裝置」。計畫是軟體所有的元件都要達到一個階段,也就是讓這款裝置可以作為每天使用的主要裝置。雖然這個目標達到了,接近完成的介面也趨於美觀,目標卻設得更高了。

 

2010 年春季,認為 Simple Dali 介面不具足夠競爭力的聲浪開始高漲。單靠多工能力並不足以吸引消費者對這款裝置與介面的目光。因此介面開始進行新的增強,一些老點子也再次被提出來。

 

Swipe 介面

 

2010 年 8 月,第三個 Harmattan 介面開始進行開發。第一個可用的介面原型、代號 Seattle 在幾天內完成。從第一張概念照來看,這個介面很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智慧型手機介面。Seattle 介面在圖形化方面的加強是清晰可見的,並且帶回了一些原始 Harmattan 介面所具有、但被 Simple Dali 介面忽略的基本原則。

 

根據許多我們所訪談到的人士,Seattle 介面或者 Swipe 介面的概念是由紐約的 80/20 設計工作室所設計,該工作室雇請了一些前蘋果和前 Adobe 員工。在公司網站的參照頁面可以看到 Nokia 的標誌。但上頭沒有任何 Swipe 介面的圖片。即使概念是來自於委外公司,但應用程式的風格與感覺都是由 Nokia 所設計。

 

Swipe 介面被納入代號為 Lankku 的新裝置並獲得許多 MeeGo 團隊成員的支持。所有人都認為這項產品會是個贏家。剩下的工程便是把其餘的項目完成讓產品得以上市。

 

Nokia 所開發的 Harmattan 與 MeeGo 裝置

 

根據一位我們所訪談到、一開始就在 OSSO、Maemo、MeeGo 團隊工作的員工,Kai Öistämö(於 2007 年至 2010 年擔任 Nokia 裝置單位的經理)起初的 MeeGo 策略是每年開發一款旗艦級手機進入市場,就像蘋果一樣。至少這項策略並沒有打算同時開發大量的 MeeGo 裝置進入市場。相反的,即使只開發一項裝置仍需要投入大量的工作,並且開發人員都瞭解這是極有難度的工程。

 

Columbus(RM-581)

 

Nokia 第一款 Harmattan 裝置的代號叫 Columbus,原本應該要在 2010 年中上市,僅在距離 Nokia 與 Intel 一同宣佈將合作開發 MeeGo 的幾個月之後。

 

然而,Harmattan 介面的開發混亂與延遲,使得 Columbus 無法按照預定時間完成。因此在 Simple Dali 介面開始進行開發的同時取消上市。

 

Columbus 的設計和使用 Symbian^3、於 2010 年 4 月上市的 Nokia N8 頗為相似。在 Columbus 取消後,相同的設計被用在 Symbian 手機上。這使得 Maemo 團隊非常錯愕。

 

My Nokia Blog 網站公佈了一批 Columbus 裝置的照片,根據螢幕邊緣的標誌可以看出該裝置仍是使用橫式畫面。這些照片並沒有包含按鍵的部份。

 

背面可以看到 1200 萬畫素的自動對焦相機搭配卡爾蔡司的光學鏡頭,很有可能跟 N8 上的完全相同。

 

N9-00「Dali」(RM-680)

 

在 Harmattan 介面的開發進度延遲以及 Columbus 被取消之後,一款擁有 QWERTY 鍵盤、代號 Dali 的新裝置被用來作為開發平台裝置。Dali 是在 2010 年春季提供給 Simple Dali 介面的開發平台,Simple Dali 取代了 2009 年底取消的 Harmattan 介面。

 

Dali 原本要以 N9-00 的名稱上市。然而它被視為對市場來說已經過時而取消上市計畫。為數眾多的裝置已經被生產出來(92,000 支),因此最終 Dali 作為開發人員專用裝置與 N9 同時上市,命名為 N950。它無法被購買因為 Nokia 只借給開發人員使用。

 

Dali 使用鋁製外並擁有四吋、解析度為 854x480 的 LCD 螢幕。內部使用德州儀器的 OMAP 3630 系統單晶片、ARM Cortex A8 處理器、PowerVR SGX530 繪圖晶片以及 1GB 的記憶體。這支手機也具有 1200 萬畫素相機。

 

N9-01「Lankku」(RM-696)

 

2011 年 6 月 21 日,Nokia 發行 N9,代號為 Lankku。它使用 MeeGo 1.2 Harmattan 作業系統。但它並沒有被特別宣傳為一支 MeeGo 手機,相反地,更多被宣傳的是它的設計與 Swipe 介面。N9 的機身使用一體成型的聚碳酸酯,並將防護玻璃包裹其上。Nokia 之後將 N9 的設計應用在他們的 Lumia Windows 手機並贏得許多設計獎項。而 Swipe 介面的元素則被用於 Nokia 低價的 Asha 手機。

 

Lankku 原本要以 N9-01 的型號名稱上市。在 Nokia 於 2011 年 4 月宣佈他們的智慧型手機新策略後,使用 QWERTY 鍵盤、代號 Dali 的 N9-00 便被取消。Nokia 選擇把 Lankku 完成並命名為 N9。

 

N9 內含和 Dali 相同的規格,使用德州儀器 OMAP 3630 系統單晶片、以 1GHz 運作的 ARM Cortex A8 處理器、PowerVR SGX530 繪圖晶片以及 1GB 的記憶體。背面具有搭配卡爾蔡司光學鏡頭的 800 萬畫素相機以及雙 LED 閃光燈。

 

N9 於 2011 年 9 月開始出貨,並釋出一些軟體更新,最新的版本為 2012 年 7 月釋出的 PR 1.3。幾天後數名 Nokia MeeGo 團隊的成員在軟體開發經理 Sotiris Makrygiannis 的指示下離職。

 

「Lauta」(RM-742)

 

Nokia 曾打算在 Lankku 上市後,於 2011 年底緊接著推出一款擁有 QWERTY 鍵盤、代號為 Lauta 的手機。手機的外殼使用和 N9 相同的聚碳酸酯,唯一的差別是滑出式的 QWERTY 鍵盤。至於內在,Lauta 使用和 N9 相同的德州儀器 OMAP 3630 系統單晶片。

 

這會是許多人所期待的 N900 後繼者但它從未有機會可以完成。Nokia 通常在產品推出前的最後一刻才會給予正式名稱,因 此Lauta 的名稱可能從未被決定過而無從讓人得知。

 

「Soiro」(Intel MeeGo)

 

Nokia 開發了一款使用 Intel Atom 單晶片 x86 架構、代號為 Soiro 的裝置。關於這款裝置只有很少量的資訊不過它使用和「Lauta」相同的設計,因此表示它也有滑出式的 QWERTY 鍵盤。

 

「Soiro」使用 Ilmatar 平台而非 Harmattan,也就表示它使用 RPM 套件格式來進行軟體安裝以及是針對 Intel 硬體所設計。根據我們所訪談到的軟體開發人員,在 Ilmatar 平台和 Intel 硬體上工作有非常高的難度。 Ilmatar 的介面有著相當不同的構想,目的是要發掘使用者如何應用現代科技,並將這些資訊回饋於介面的設計上。Ilmatar 新穎且不同的介面原本應該會成為 Nokia 的 Intel-MeeGo 裝置的賣點之一。

 

「Senna」平板

 

許多我們所訪談到的前 Nokia 員工都確認代號 Senna 的平板設計有出現在公開的設計專利裡。Senna 就像是巨大版本的 N9,它使用 ST-Ericsson 的 NovaThor U8500 平台以及位於背面可以用來拍攝 1080p 影片的相機。Senna 使用 MeeGo 的公開版本而非 Harmattan,但介面與應用程式都和 N9 一致。

 

U8500 包含兩個 ARM Cortex A9 核心,一個 ARM Mali 400 繪圖晶片以及一個 HSPA+ 數據機整合在單晶片裡。

 

搭配 N9 設計、可用的平板原型於2010年底呈給執行長 Stephen Elop,他對裝置是讚譽有加。但過沒多久 Senna 就因 MeeGo 被完全放棄而跟著埋葬。

 

Nokia 與 Intel 的合作

 

Nokia 在 Olli-Pekka Kallasvuo 領導的時期很大程度把焦點放在美國以外的市場,特別是在 Kallasvuo 領導的末期,Nokia 在北美的地位正在崩壞而情勢令人擔憂。蘋果的 iPhone 和 Google 的 Android 提供了比 Symbian 更簡易的介面,而 Nokia 終究必須把產品賣給全球市場那些苛刻的營運商以及美國的客戶。

 

最晚於 2010 年開始,顯示北美市場將會被 LTE 網路和支援 LTE 的手機所主導。在此同時 Nokia 為未來 MeeGo 將要使用的硬體做出了問題重重的決定。

 

德州儀器於 2008 年 10 月宣佈他們將停止投資智慧型手機所用的基頻數據機,並且他們也尋覓買家來買下無線部門。在委靡的經濟情勢下,德州儀器打算省下兩億元並專注於 OMAP 4 應用處理器的開發。

 

對 Nokia 而言這就表示 MeeGo 無法再使用德州儀器的 OMAP,因為公司已決定智慧型手機晶片組的採購得來自於與應用處理器、基頻數據機相同的供應商。Nokia 早先的 Maemo 裝置全是使用德州儀器的 OMAP 系統單晶片,而 Harmattan 也是使用德州儀器的 OMAP 3640:

  • N770:OMAP 1710
  • N800:OMAP 2420(330 MHz)
  • N810:OMAP 2420(400 MHz)
  • N900:OMAP 3430
  • N950、N9 和 Lauta:OMAP 3640

 

德州儀器 OMAP 3 系統單晶片系列的替代方案為高通及 Intel,最後 Nokia 選擇了 Intel。高通提供了低階的硬體適應軟體讓作業系統與晶片組得以連結,但這對於作業系統的開發沒有幫助,例如 Harmattan 或 MeeGo。為此 Intel 則提供了新穎的 MeeGo 合作計畫。

 

受訪者表示與 Intel 合作的決定是場災難,然而若相較於 Android 與 Windows Phone,高通對於 MeeGo 的優先程度可能也不高。選擇 Intel 會忽略掉整個北美市場,因為 CDMA 網路在美國使用得非常廣泛,但 Intel 對其的支援卻沒有充份的計畫。

 

Nokia 與 Intel 都投入了大量的開發工作在與 LTE 齊平競爭的第四代網路技術 WiMAX 上。當 Sprint 使用 WiMAX 建置了美國第一個 4G 網路,這使得 WiMAX 成為這些彼此競爭的 4G 技術中第一個進入市場的。然而開發進度緩慢並且實測出的資料傳輸速度遠低於理論上的最高速度。

 

網路營運商使用相容性、可靠性與實際傳輸速度更好的 LTE 來建置他們的 4G 網路。當 Nokia 選擇 Intel 作為德州儀器 OMAP 之後的未來硬體方案時,Intel 對於 LTE 的支援卻沒有適切的計畫或時間表。

 

即使在今天,也就是經過了兩年半,Intel 仍然沒有為他們最新的 Medfield Atom 系統單晶片提供整合的 LTE 支援,不過已經宣佈會在年底開始提供 Intel XMM 7160 基頻數據機的測試組件,並且晶片會於 2013 年上市。

 

似乎與高通的交涉在之後重新啟動了,計畫在 Intel 的 MeeGo 裝置後接著開始製作使用高通 Snapdragon 系統單晶片的 MeeGo 裝置。

 

更新:在本文發佈後我們收到一項資訊是 Nokia 於 2011 年初為北美市場開發了使用高通 Snapdragon 系統單晶片的 N9。這使 Nokia 在採取新策略後能夠擁有較簡易的選項,也就是讓 Windows Phone 使用和 N9 相同的平台原型「海光」(Lumia 800)以便能在 N9 上市後立即展出。

 

Intel 的智慧型手機平台:Moorestown 和 Medfield

 

除了欠缺 LTE 支援外,其他的 MeeGo 開發人員還表示 Intel 試圖利用自己所參與的部份拖延 MeeGo 的開發。MeeGo 是設計成可支援 x86 和 ARM 雙架構,但 Intel Atom 系統單晶片針對 MeeGo 的硬體適應軟體(代號 Ilmatar)卻還沒有準備好。Intel 擔心自己的 x86 系統單晶片會被拋棄,並且許多與作業系統相關的開發工作都完全丟給 Nokia 去處理。

 

2010 年春季,Intel 為市場提供了代號為 Moorestown 的智慧型手機平台,它包含了 45 奈米製程、代號為 Lincroft 的應用處理器、65 奈米製程的 Langwell 外圍裝置晶片以及一個分散式基頻數據機。Atom Z6xx 晶片組家族的系統單晶片以 1.2-1.9 GHz 的時脈運作,它們含有一個處理器核心以及一個 Intel GMA 600 繪圖晶片。 Moorestown 平台從來沒有進入智慧型手機市場並且被 Intel 放棄掉。

 

在 2011 年初,Intel 談到了 Medfield 平台,使用 32 奈米製程,並將所有功能整合到一個代號為 Penwell 的系統單晶片裡。Penwell 平台擁有 1-2 GHz 且支援超執行緒的 Atom 處理器、一個 PowerVR SGX 540 繪圖晶片、512KB 的 L2 快取以及一個 LPDDR2 記憶體控制器。

 

一些使用 Medfield 的 Android 手機,例如聯想 K800 和 Orange San Diego 於 2012 年上市。摩托羅拉的 RaZR i 是當中最高階的 Intel 智慧型手機,使用 Medfield 平台的 Atom Z2460 系統單晶片以及 2 GHz 的處理器。

 

Stephen Elop 於 2010 年擔任 Nokia 執行長

 

在 Stephen Elop 擔任 Nokia 的執行長後事情便發生重大轉變,開始將事業集中在北美。根據 Elop 的觀點,源起於美國的趨勢將會征服整個世界,如同 iPhone 和 Android 所展現的。因此 Nokia 若想要取得全球性的勝利就必須先征服艱困的美國市場。

 

Elop 在上任後便接著啟動「海鵰」計畫,為的是找出並分析 Nokia 智慧型手機策略的替代方案。除此之外他們所聘請的數名顧問並不來自於 Nokia。最後他們認為將 Symbian 與 MeeGo 合併並非成功的長期策略。

 

在美國,AT&T 已同意銷售 N9,雖然它的硬體規格被認為和 Android 手機相比是過時的。另外似乎也有為 Verizon 公司開發其它版本的 N9,代號為 RM-716。即使 N9 能在 2011 年於北美上市,Nokia 仍然有很一段長時間不具有任何一款支援 LTE 的後繼者得以進入快速變遷的智慧型手機市場。

 

Elop 在一份寄給員工的備忘錄中表示 Nokia 在 2011 年底可能只有一款 MeeGo 手機上市。在分析過程中,MeeGo團隊並沒有任何裝置可以展示給 Elop 或 Nokia 董事會並趕上 2010 年的聖誕假期。

 

使用 OMAP 3630 系統單晶片的 N9 可能按著緊迫的時間表上市,但它處在欠缺 LTE 和北美營運商支援的情況下與蘋果、Google 所建立的生態競爭,與 Intel 的合作無法獲得中等價位的晶片組來跟便宜的 Android 手機競爭,而 Symbian 也已經不再有競爭力。

 

N9 最終於 2011 年完成並準備上市,作為與微軟 Windows Phone 策略結盟下的結果,Nokia 終於有個清楚的計畫決定在秋季出貨。組織主導了所有決策,少數人參與在專案中,Nokia 內部與外部的角力終於停止,每個人都專注於完成產品。

 

最後,MeeGo 並沒有獲得其他製造商的青睞。Nokia 既是市場的佼佼者而其他廠商也認為 Nokia 在 MeeGo 專案上主掌過多的權力。在 2010 年底與三星、LG 和 Sony Ericsson 的交涉中,沒有任何一方願意與 Nokia 合作開發 MeeGo 生態,而大型的歐洲營運商也同樣對其投資卻步。

 

燃燒平台與 Nokia 的智慧型手機新策略(2011 年 2 月)

 

2011 年 2 月的一開始,執行長 Stephen Elop 寄了一份備忘錄給公司的員工們,裡頭聲明了公司的當前情勢、問題以及可預見的未來。

 

Elop 說了個故事是有名男子在鑽油平台上工作,他在夜裡被爆炸驚醒並意識到整座平台都著火了。他想辦法前往平台的邊緣然後做個決定:留下來等死或從三十公尺高跳入深海裡。他必須做決定。這名男子決定往下跳,那是他在正常情況下從不會考慮去做的舉動。然而此時此刻就是這麼的非比尋常。

 

這名男子在墜海後順利存活。在被救上來後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因燃燒平台而驟變。

 

Elop 表示他在過去幾個月與股東、營運商、開發人員、供應商與員工的討論裡,說明 Nokia 正處於燃燒平台的邊緣,而所謂的平台就是 Nokia 的手機、智慧型手機、MeeGo 和 Symbian 作業系統。在這座平台上並不只有一處在爆炸,而是很多處。他還提到了蘋果的 iPhone、Google 的 Android 以及快速打入中國市場的低價手機。根據 Elop,Nokia 在 2011 年沒有任何一項產品可以接近 iPhone 於 2007 年所帶來的體驗,而 Android 也已經在兩年內超越了 Symbian 所擁有的智慧型手機市占率。

 

MeeGo 原本預計會成為高階智慧型手機平台的優勝者,但根據 Elop,按照目前的時間表 Nokia 只會有一款 MeeGo 裝置於2011年底進入市場。

 

裝置之間的戰爭演變成生態體系之間的戰爭,這其中包含了軟體開發人員、市場行銷、搜尋服務、社群網路、當地服務以及軟硬體系統。Elop 表示 Nokia 的市占率在競爭中敗下陣來並不僅是因為裝置,而是整個生態體系,因此表示 Nokia 必須決定如何建立、推動或者加入一個生態體系。

 

Nokia + Microsoft = Lumia + Windows Phone

 

根據 Nokia 於 2011 年 2 月 11 日所宣佈的新策略,公司同意與微軟建立策略聯盟來開創全球性的行動裝置生態。微軟於 2011 年秋季所推出的 Windows Phone 7 作業系統及其後繼者將會成為 Nokia 新的、主要的智慧型手機平台。Nokia 宣佈其作為市場的領導者將會在多個領域為平台開發新功能,例如數位影像處理功能。

 

在計畫好的合作關係下,Nokia 將有助於微軟 Windows Phone 平台的未來發展。Nokia 會提供硬體設計的專業知識、語言支援、軟體本地化並且幫助 Windows Phone 打入新的價位、市場以及地區。

 

Nokia 與微軟在市場行銷上成為親密的夥伴關係。這個計畫同樣也為他們的行動裝置與服務建立交互的產品開發計畫。「今天,開發人員、營運商、和顧客想要引人注目的商品,這不僅僅是裝置本身,而得包括軟體、服務、應用程式和顧客支援才能帶來絕佳體驗」,Nokia 總裁兼執行長 Stephen Elop 在倫敦的記者招待會這麼說。

 

「Nokia 和微軟會結合他們的力量來建構一個具有全球性視野的生態體系。現在是三足鼎立的局面」,Elop 繼續表示。

 

Nokia 於 2011 年 9 月在 Nokia World 大會介紹 Lumia 710 和 800 型,也就是他們第一批使用 Windows Phone 7.5 的手機。

 

Jolla 接手 Nokia MeeGo 的開發

 

芬蘭的 Jolla 有限公司是由前 Nokia 的 MeeGo 開發人員所成立,於 2012 年 7 月經由 Twitter 公開宣佈。這間公司目前僱用了六十名員工,從 Nokia 手中接下 MeeGo 作業系統與智慧型手機的開發。

 

這款 MeeGo 作業系統代號為 Sailfis h並使用 RPM 套件包,Jolla 將會在 2013 年春季授權給裝置製造商。Sailfish 是建置在開源碼專案 Qt 和 Mer 核心之上,並設計給智慧型手機、平板和電視等裝置使用。

 

Jolla 將會在 11 月 21 日至 22 日的 Slush 大會展示他們所開發的介面。到那時候 Jolla 也將會發佈 Sailfish 作業系統的 SDK。Jolla 打算在聖誕節前揭示 Sailfish 裝置的資訊與可用性。

 

根據 Jolla 所發佈的新聞稿,他們正在募集的合作夥伴包含了半導體製造商、OEM 與 ODM 製造商、營運商與零售商。他們也正在籌集大約兩億歐元的資金來建構 Sailfish 作業系統的生態,業務的拓展會從香港開始,基於公司相信行動市場的下一個重大轉變將會發生在中國。

 

結語

 

幾乎每一位我所訪問的現任和前任 Nokia 員工都對 Maemo 和 MeeGo 團隊的工作是讚譽有加,即使一路上顛簸重重。團隊組成相當國際化,工作內容有時候會很有趣,而最棒的是他們都很投入他們的工作。許多人都表達對 N9 是引以為傲的。

 

然而組織卻是有如象牙塔一般。導致個別的開發人員不曾被告知、或者得知任何背後所發生的改變或決定。許多我們所訪談的 Nokia 員工在當時都專注於他們的特定工作而沒有注意到整個 MeeGo 開發的全貌。技術是由多個沒有互相往來的團隊所開發。沒有人確定這些拼圖可以順利的拼在一起。

 

從回顧中很容易可以指出 MeeGo 崩解的原因為何。Nokia 同步在開發 Harmattan、MeeGo 和 Symbian。當兩個平台都在開發自己的 Qt 介面設計工具,這就造成重大的資源浪費。應用程式也都建置在未完成的開發工具上。除此之外,也欠缺與 Maemo 團隊的往來。Harmattan 的開發是與 Fremantle(Maemo 5)同步,但兩個團隊之間並沒有資訊交流。開發 Fremantle 所犯的錯誤也重複發生在 Harmattan 上。

 

Harmattan 沒有清晰的願景去成為什麼樣的產品。不同的產品經理有著全然不同的意見。沒有一個人在專案中做出產品層級的決定。許多委外公司與團隊是在不曉得他們能做什麼的情況下被僱用。組織很快的變得過於龐大。

 

Harmattan 介面是在不曉得將會用在什麼裝置的情況下被開發。介面最終重新設計了兩次並花了兩年的時間。在介面的設計過程中,有兩款裝置 Columbus 和 Dali 被取消。最終的結果 Swipe 介面和 N9 形成了成功的組合,但 N9 推出時所使用的德州儀器 OMAP 3 系統單晶片已經被認為是過時的並且也無法期待會支援 LTE。

 

MeeGo 在 2009 年初成為新的 Symbian。所有的可用資源和人力都給了 MeeGo。新進員工可能沒有任何具體的工作項目,並且會花費他們很長的時間在組織中找到適當的位子。組織也添入了許許多多的執行職位,但這事實上對於專案的推動與完成並沒有幫助。Nokia 裡的每一個人都對 MeeGo 有所意見而 MeeGo 團隊聽從了每一個人。

 

選擇 Intel 作為作業系統開發的夥伴以及硬體的供應者可能是最嚴重的錯誤。Intel 開發使用 x86 的 Atom 系統單晶片已有數年,但只有到今年才有第一支使用 x86 的智慧型手機上市。即使到了現在 Intel 也沒辦法提供 LTE 基頻數據機,這樣的情況預計會持續到 2013 年。此外,Intel 沒有低價或中等價位的 Atom 系統單晶片來跟低價的 Android 智慧型手機競爭。

 

當 Nokia 正在為著 Harmattan 和 MeeGo 的開發工作而奮鬥時,它最可怕的競爭對手蘋果和 Google 已成功在他們的作業系統上建立有效的生態體系並且接收了北美市場。最後,Nokia 試圖尋找其他的製造商加入 MeeGo 生態的開發行列。但沒有人願意加入只留下 Nokia 隻身苦撐。在生態體系之間的戰爭中,對 Nokia 而言,沒有支援 LTE 也沒有來自其他製造商與營運商的支持,想打入北美市場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蘋果的 iOS 是封閉平台,而 Google 並沒有留下任何好處讓 Nokia 加入 Andorid 平台。在 Stephen Elop 的指示下,Nokia 選擇了 Windows Phone 作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新策略,並且開始與微軟的策略合作。現在 Nokia 有了 Windows Phone 8,而所有的籌碼都攤在桌上,這是孤注一擲。

 

附註:在這篇文章我們主要訪談的是 Nokia 的芬蘭員工。如果你有更多的細節可進行匿名分享請聯繫 sampsa.kurri[a]muropaketti.com。特別歡迎提供關於 Intel 硬體、「Lauta」、「Soiro」與高通的資訊。

 

- Sampsa Kurri